【KT】蹭梯(1)

KT年上

年龄差预警

新坑啦啦啦啦(是某位野姓太太告诉我虱子多了不怕痒)

---粽




----



堂本光一站在这里已经有十分钟了,就连电子屏上的广告词都能给他一字不差地背出来,“躺在床上就能减脂~...骗谁呢。”


 

“假的吗?”


 

“当然啊,减脂靠运动啊!一动不动怎么可能...”


 

“哎...这样吗?可是我买的就是这款产品哎...”不知道何时站在堂本光一身后的男孩子一脸纠结,下意识撅起的嘴竟然有点可爱。


 

“还是运动可靠一点,减肥药毕竟是药,是药三分毒。”大概是健身教练的职业病作祟,堂本光一竟然一脸正经严肃地给这个陌生人科普了运动的好处。


 

“...就是这样,有些运动还能够促进新陈代谢。”


 

“这个好!先生您讲的很专业嘛。”男孩子圆溜溜的大眼睛上下扫视眼前的光一,眼神好奇的样子不像那种没教养的举动,反而因此让人想要亲近,“身材也很好。”


 

直白的夸赞倒是让光一闹红了脸,才发现自己挡在了电梯口,忙后退一步让出进道。


 

“谢谢。”男孩子摁开电梯门,走了进去却发现刚才还滔滔不绝的人现在扭扭捏捏地在电梯口,一副想进又不敢进的样子,“先生您不坐电梯吗?”


 

“我...忘带电梯卡了。”


 

“噗,我说呢,哪有人在这里看十分钟的广告词,您到几层呢?”男孩子一手拦住电梯示意堂本光一进来。


 

“24层...”,堂本光一还是踟蹰着不知道该不该进,毕竟这种内置电梯卡只能到固定楼层,而他再等十分钟就能等到物业上班。


 

“我也是24层呢!”男孩子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和善的样子让人很容易摊开心扉。


 

“那谢谢你了!”原来自己对门刚搬来的是这样的一个男孩子啊,先前还因为熟悉的那对夫妻搬走而有些小难过,好不容易才熟悉起来的人啊...


 

“我叫堂本刚,先生您叫什么?”电梯门缓缓关上,密闭空间里男孩子的声音显得更加慢悠悠,一字一句认真的像刚学会讲话的小孩子“我刚搬来,还没拜访过邻居呢,失礼了。”


 

“堂本这个姓不多见呢!”堂本光一终于歪头露出了他今天的第一个笑容,“我叫堂本光一。”


 

--- 


 

“我会晚点再来拜访的~”电梯门再一次打开时正对着电梯的窗口刚好透进一地阳光,像这个少年一样闪耀的让人睁不开眼,只听见声音似从梦的另一边传来。


 

愉悦的音调让堂本光一仿佛都能看见剛句末的波浪线,“好。”

 


晚点再来拜访是指什么时候呢?人们往往把这个当作一种礼貌地结束语,可实际上甚至没有将要拜访这件事记在脑子里,堂本剛也是这样的人吗?那双清澈得有点蓝的眼睛实在真诚,让堂本光一一瞬间就坚信他一定会来的。

 


什么时候来呢?无论是吃午饭的时候,打扫卫生的时候,做chining的时候,都好像有一个小人一直悄悄地问,你的新朋友什么时候来呢?


 

无法否认的小期待。

 


---


 

还好晚饭的时候门铃响了,不然怕是一整夜打游戏都心思不定,几乎是同一时刻放下了手里的营养餐,三步并两步地走到门口开了门。

 


“打扰到您吃饭了吗光一先生?”堂本剛好像一直都是好脾气地眼角弯弯。


 

一定会是个好男朋友的。不知为什么,这个想法突然就出现在光一的脑海里。


 

“没有没有,进来坐吧。”故作随意的姿态希望不要被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男孩子看出成年人的失职。


 

毛躁地像个小孩子呢,一点都不希望被这样说。


 

可堂本光一不知道自己忘带电梯卡而干等了十分钟的行为已经在剛的心里被贴上了天然的标签。


 

十分钟干什么都能消磨时间吧,或者打电话让物业早点来,毕竟是交了不菲的物业费的。堂本剛舔着冰淇淋盯了十分钟盯电子广告显示屏的人,作为地道的关西人,心里忍不住吐槽。


 

可是成为大人的第一步就是要保持完美的外表不是吗,舔干净指尖的一点冰淇淋,堂本剛决定教教这个天然的成年人怎么做一个合格的成年人。


 

虽然堂本剛自己还没成年。


 

“光一先生今年贵庚呢?”堂本剛将自己带来的甜点在茶几上放好,两手撑在身侧,乘堂本光一收拾碗筷的时段,小心地观察这个成年男子的独居公寓。


 

干净整洁,一看就没有女朋友,太差劲啦,大叔。


 

“我吗?已经28岁了哦。”收拾好饭桌的堂本光一端来两杯蔬菜汁,绿油油的样子一看就让人没什么胃口。


 

“一点都看不出来呢,光一先生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吧。”剛没伸手接那杯蔬菜汁,即使是知道一个合格的大人应该伸手接过,道谢,喝一口,再赞美一声好喝,堂本剛也打心眼里拒绝这种看起来就要人命的东西。


 

“剛看起来年龄不大呢,尝一尝?”光一在剛左手边的单人沙发坐下面色无异地喝下一口蔬菜汁,递出另一杯的手没有放下。


 

“谢谢...我已经成年咯。”堂本剛勉为其难接下蔬菜汁,心里几乎都要把这个看不出别人委婉拒绝的人骂了个透心凉,只小口抿了一下就放回了茶几上,呃,一言难尽的味道,“那光一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呢?”几乎就是脱口而出,看见堂本光一一脸你怎么没喝完的表情,先扯开话题。


 

“健身教练哦,你要不要来试试看?”


“健身吗?”


“嗯”说话的同时光一就伸手捏了捏剛露出的小臂软肉,“松散的哦~”手感好到像刚出炉的棉花糖,软乎乎的热乎乎的...“抱歉!”



“光一先生真是...耿直呢...”闹了个大红脸的剛跳也似地坐开了点,棉麻质感的衣服蹭在手臂上痒痒的,总会让人误以为是刚才光一先生碰过后留下的触感。


 

“抱歉...我,不太会和别人交往...”,至少他没有说毛躁,幼稚...几年前的光一刚到东京的时候就因此被人嘲笑作弄,本就不太善于与人交往的人变得更加内敛,好在因为有亲友长濑,才渐渐习惯了健身教练这个行业。其实是因为扣酱长得好看啦,长濑也曾直言不讳地阐明光一一直被来健身的姑娘们哄抢的原因,扣酱在教别人健身的时候会稍微有些s呢,大概女孩们都喜欢这种类型吧~


 

一看就是啦,不知道因为自己一个谨慎的措词而被狂增了好感的剛小声嘟囔了一句,哪有一上来就揭自己老底的...“光一先生做私人健身教练吗?”


 

“哎?”


 

“因为我没有多余的钱去办健身房的卡啦...光一先生所在的健身俱乐部一定很高级吧,我才刚来东京...”,堂本剛微微皱眉抿紧嘴巴,手也拽住衣摆,无助不安的样子溢于言表。


 

“那你来我家锻炼吧!我正好辟了一间健身室可以锻炼!”


“可是我饮食也不规律...”


“你晚上来我家,我一起给你准备营养餐!”


“早餐...”


“我给你送过去!顺便叫你起床!”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光一先生!明天的早饭就拜托你了!”,激动地伸手握住光一的手的剛跟刚才那个委屈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亮晶晶的眼睛让人想到某种尾巴上一圈一圈花纹的动物,凑近的身体还散发着一种牛奶味沐浴露的味道,甜丝丝地直冲堂本光一的鼻腔,一路通过感受器涌入大脑,像女巫的毒药,让人只会晕乎乎地说,“好”


 

堂本光一这一好就把他自己给卖了,高兴地离开的小熊猫心里喜滋滋地盘算着省下一大笔伙食费,人初到大城市,能省一点是一点呀,住处和工作是父亲给解决的,可是要实现自己的梦想,还是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和智慧!


 

月亮悄咪咪地从轻柔的云朵背后探出头来,银辉洒在每一个睡梦中人的脸上,照着不同的人不同的梦。

 


---


 

其实堂本光一是不吃早饭的。


 

习惯半夜通宵打游戏的他睡觉时间在九到十点,早晨。可他毕竟答应了那个眼睛亮闪闪的男孩子,强迫自己夜晚十二点躺在床上的人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又不敢起床打游戏怕再次通宵。好容易睡着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的事了,于是被早晨五点钟闹铃闹醒的人几乎是用尽自己残存的所有理智克制住自己不敲碎那恼人的闹钟再倒头就睡。


 

端着放着牛奶面包托盘出现在堂本剛家门口时是五点三十分,按照计划带着堂本剛六点钟出门晨跑半小时回来,六点半吃早餐时面包牛奶应该正温,七点半出门时间充裕还够冲个凉,当然是堂本剛自己一个人冲。


 

计划完美。


 

可是当堂本光一在剛的家门口持续按了十分钟闹铃没有人回应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事态的不稳定。


 

“这是我们家门的备用钥匙。”昨晚堂本剛嬉笑着递给他时,他还奇怪这孩子怎么那么没有防备心,给刚认识的邻居自己家门的钥匙。现在看这情况,大概堂本剛睡着的时候在他家门口开摇滚演唱会都叫不醒他。


 

“打扰了。”



堂本剛家的格局应该和自己家是对称的,堂本光一一边进门一边观察着这件房子,客厅放着几个大纸箱子,大概是搬家还没理好的东西,但玄关和客厅的连接处用一个巨大的方形玻璃鱼缸隔开的构造就不是堂本光一的审美可以理解的了,这种一般只有在餐厅酒店看到的鱼缸里游着几尾长相奇特的古代鱼,看起来主人非富即贵,可是剛不是刚到东京吗?而且看起来年龄还不大...


 

家境不错吧,不然也租不起这个地段的房子,在餐桌上放下托盘的堂本光一得出这样的结论。那为什么一个人来到东京呢?不过这是人家的私事吧,把疑问咽进肚里,他走向卧室,敲了几声门没人应后干脆一扭门把走了进去。


 

卧室墙是大片的简洁灰色,家具则以白色为主,大面积的南窗使整个房间看起来敞亮,本以为年轻人的房间总会花里胡哨地拼凑蓝色红色紫色,这样的简洁倒是让他意外,另一个意外的地方就是阳台目之所及的地方放着把吉他,在卡其色单人沙发的右手边,是和他的那把同一款式,不是很贵的牌子,但音质很好,是练手的绝佳。


 

“剛,起床了。”大半个脑袋被蒙在灰色格子的被子中,露出的头顶凌乱的发丝显得尤其可爱,但是没有反应。


 

“起床了。”眼见着晨跑的时间都要不够了的光一决定伸手掀被子,可刚触碰到柔软的被单,被子下的人就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哼哼唧唧的声音,“剛,起床了,要迟到了...”光一的声音中多了不少无奈,扯被子的手稍用力拉低了一些,露出堂本剛因为蒙头睡觉而闷红的大半张脸,无意识嘟起的嘴唇和皱起的鼻子显示着主人的不满,“再睡会儿嘛~妈妈,我再睡一会~”


 

这可不行,堂本光一被逗笑出声,清醒的时候装大人的小男孩在睡梦中可露馅了,还是个离不开妈妈的孩子吗?“起床了!”,光一一伸手把睡梦中的人抱下床,给扶稳站好捋直咯。毕竟健身教练不是白干的,身高150体重150的女生他都能给直接扛起来扔上跑步机,何况这个看起来瘦瘦的男孩子,虽然脸圆圆的。


 

...好吧,捋直这个工作有点难,男孩子跟没有骨头似地站不住,沉沉地就往堂本光一身上倒,双手还不规矩地扒拉着,直到勾住光一的脖子,脑袋靠在他肩上,呼出的热气尽数喷洒在人家敏感的脖颈侧方。


 

不太好。

 


“剛...”不再迟疑,堂本光一伸手轻拍剛的脸颊在他耳边叫他的名字,明明是才认识的邻居,倒是处出了熟年夫夫的感觉。

 


不太好。

 


桃粉色的脸都给拍成酱红色了,堂本剛才悠悠转醒,一双眼睛迷糊地眨巴眨巴左转右转,适应了大半天才意识到自己正挂在别人身上,“...光一先生?”

 


“你再不起别说晨跑早饭了,你上班都要迟到了。”

 


“这就起!!”

 


---



等到堂本剛洗漱穿戴好坐在餐桌旁边时已经六点多了,晨跑是来不及了,堂本剛叼着两个抹好蓝莓酱的面包片匆匆就出门了,“才开始上班要早到!”,第一次两次三次堂本光一表示理解,把他一口没喝的牛奶倒掉。十几次下来被告知还要早到的他终于发现不对劲了,拦住匆匆要出门的人,扯下他嘴里的面包递过去一杯牛奶,“先喝,来得及。”


 

一脸不情愿的人也不着急上班了,嘟着嘴憋了半天涨红了脸才憋出一句,“你也不喝...”


 

“所以我长不高。”


 

“我跟你差不多高就够了。”,习惯了和堂本光一相处的剛也渐渐流露出了爱撒娇的本性,扯着光一的衣摆,可怜兮兮地露出必杀技,上目线。


 

“好吧好吧...”最先败下阵来的永远是光一。


 

“真拿你没办法”

 



-tbc-


啦啦啦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我数了一下我这里大概有将近十篇的开头(拿烟的手微微颤抖

我还有篇KT年下年龄差的写了四千字了...感觉不太好想一口气全删完(抽烟

我要是真的开了很多坑不填,我就是被野妹子和某蛋蛋带坏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而我要是长期不更就是被某豆姓宝贝带坏的哈哈哈哈哈哈(拼命甩锅

评论 ( 37 )
热度 ( 125 )

© 蜜枣馅儿的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