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我的掌心长了颗痣 [17-20]

端午快乐
-粽





17

害怕吗?


掌心长了颗痣,暗红色像血一样。


可居然能盯着瘫开的手掌冷静地思考等什么时候再严重一点就去看医生。


可是再严重到什么地步呢?没有去想,因为这想法本身就是个幌子。


再等等,再等等。


责怪光一没有理解自己的人本身对待这段感情也是处于逃避的态度不是吗?


要不是被逼迫到一口气全倒干净的地步,还要自我欺骗多久呢?


起初是暧昧不已,最后是暧昧不起。




18

逼迫自己正视自己的情感,也逼迫自己正视掌心的痣。


是什么时候有的呢?真的想不起来了吗?


细细想来好像是那天早上,难得早起的光一发来邮件说让他出门到街心花园。


本来艺人就是最好不要多暴露在这样公共的场合,再加上光一本身也爱睡懒觉,不爱出门。


怎么会大清早去街心花园呢?好奇驱使着人快速洗漱出门,临近目的地时还有些对于未知的莫名惊喜。


“光一!……?”走近才发现坐在公园长凳上的不止光一一人,粉色连衣裙的姑娘紧跟着光一站起来,大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他。


“剛!这是我的女朋友,洋子。”,挠头的动作大概是跟长濑学来的,蠢得如出一辙。


“我交了女朋友第一个就想告诉你,大概跟你钓到鱼第一个想告诉我一样...”


才不一样。


笨蛋。



19

假装微笑是这些年来做得最好的事,可此时连弯一弯嘴角都做不到。


没有那种心脏被揪着的窒息感,只有左手掌心火辣辣得疼。



20

光一是在七点多醒来的,常年熬夜打游戏的习惯在这时竟然起了作用。


“剛...?”


“醒了就去洗个澡,等下吃完早饭还要出门,下午有录制你记得吧,晚上还广播...”,剩下的话没说完,淹没在了浴室响起的水声里,大概是因为关上浴室门的人不想听剩下的话。


还是不想听我说的话?


自我询问没有意义,干脆不再想下去。烤好的吐司配上刚出锅的煎蛋,香味浓郁。


正要调整好心情认真吃早饭,却被响起的电话铃打断。是光一的手机,放在桌子一边,屏幕上显示着[洋子]。


还没思考好要不要接听,电话已经转入了留言。


「光一你在哪?为什么一晚上都不接电话?我很担心你。」声音带着哭腔,柔弱得让人心疼。


「为什么,为什么突然要分手?我哪里做得不好吗?」


分手?


「求求你给我回个电话吧...」留言到这里就切断了。


相比起想象中听到光一分手可能带来的喜悦,竟然是心疼占了大半,还有惋惜,不甘,愤怒...唯独没有一丝高兴。


她做错什么了吗?这样卑微地喜欢一个人有错吗?


“我的手机响了?”没事人一样穿着自己衣服的光一走进客厅,栗色的发梢还向下滴着水。


“为什么跟洋子分手?”语气生硬,全力抑制才不至于冲上去一拳打在那张漂亮的脸上。


“你知道了?刚才的电话是她来的?”在桌对面坐下的人拿起吐司,感受到紧盯着自己的视线才回答,“不喜欢就分了呗。”


餐具被撞掉在地上,大力起身带倒的凳子磕在木地板上发出巨大的声响,重拳落在光一的左脸上,瞬间红起一片。


“你疯了?!”光一不可置信地推开揪着自己领子的人,左半边脸疼得难受。


“你混蛋!”喘着粗气扶着桌子,好像又有点过呼吸的难受,却强撑着重新站得笔挺。


“堂本剛你脑子有问题吗!我分手了你不该高兴吗!”


“没分手的时候整日地跟缺了魂一样,现在分手了你又揍我,你到底想我怎么样!”


压抑的空间里是两人粗重的喘息声。


为什么不高兴呢?


昏过去前视线里是光一紧张凑近的脸,脑袋里是一片浆糊。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68 )

© 蜜枣馅儿的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