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我的掌心长了颗痣 [13-16]


日更什么的不存在的
这段还是被人全网通缉了才写的
愧疚.JPG
-粽

--

13

听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卑微的神甫在圣母怀抱小耶稣降临人间造访一座修道院时想向他们做些奉献,可由于他卑微的出身,他没有能力朗诵一篇美妙的诗篇,没有能力绘制一副美丽的画卷。他所能做的只是在众师兄谴责的目光下给圣母和小耶稣表演自己唯一擅长的事--杂耍。但就是这样一个在当时毫无地位可言的活动,赢得了小耶稣一笑。

我在乎别人的目光,可我愿意遵从我的内心。

我把你当做我的神,你是否愿给我一点反馈?



“光一?”,翻身支起上臂靠在床头,自己都不清楚居然会因为光一的一个电话而慌乱地抓耳挠腮。会因为白天的事而责怪吗?说出口的话也收不回去了。

已经开始后悔了。是自己亲手打破自己一手建造的,放着虚假的甜蜜的城堡。

电话那头几次欲言又止的呼吸声都一并牵动着电话这头的心情。

“剛...”,沙哑的声音许是喝了酒许是一夜未眠,无论哪种说法都会让人好受一点,至少说明他不是那么不在...“抱歉....”...乎。

那声抱歉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单人床上身形单薄的人因此声蜷缩地更紧。

原来其实他不在乎。

原来气球爆炸是会带来疼痛的。

果然是光一啊,拒绝与接受都是果断的,就不能委婉点照顾一下对方吗?

「不喜欢就不要给予希望啊」
几年前寝室聊天时两人都一致同意的观点,现在发生在自己身上竟然还是不能接受。


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面对这个答案,可原来自己心里还抱有那种微弱的期望,明明已经是个一可以承担责任的大人了啊,却还是像个不懂事的孩子。

妈妈会买给我的吧,那颗肖想已久的糖。

不会的哦。即使是现在的剛,还是没法狠下心来这样对年幼的自己说出口。即使是知道母亲终究没有买下。即使是知道光一终究不会接受这份感情。面对着满眼期待的自己,面对着心怀美好的自己。

无法拒绝,只有欺骗。

“抱歉...”电话那头的道歉声还在继续,不时夹杂几声,“剛”,听起来似乎情深义重。

“没什么好道歉的。”,即使是这样说了,道歉声还在继续,不像是对人道歉,更像是自顾自地倾吐。


叫了几声光一的名字依然没有回复,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个人多半是喝醉了,甚至不知道自己拨了电话。

该挂掉电话吧,一声声抱歉揪得心尖疼。

可是这样语调缱绻叫他名字的光一,这大概是最后一次听见了。


14

因为手机没电关机而隔断的电话像是一段没有过程的恋情,扼住喉咙。

目标楼下酒水贩卖机的出行在打开房门的时候就停止了。

堂本光一就瘫坐在门口,低着头背靠墙,手里紧握的手机还闪着信号灯,大概是洋子打来的电话吧,晚归让人担心。

“剛...”感受到温热物体靠近的光一立马靠了上去,冲天的酒气熏的人难受,但本人像不自知似的,嘴里还念叨不停。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摸来自家门口的,要是被报社拍到,多半还以为kinkikids团内热恋呢。

多讽刺啊。

“所以你来干什么呢?因为在意我吗?”,自问自答地开口,知道即使现在抱怨,这个喝醉的人也听不见。可又不能放任他不管,不因为负面报道,不因为流言蜚语。

只是...
“在这里睡着会感冒的啊…”



15

把人搬到床上的过程没有想象中难,明明差不多的身高,光一却比自己瘦了不少,虽然肌肉线条流畅,但平躺时肋骨还是清晰可见。脸部的轮廓已经有些趋于成人的棱角,可眼睛还像孩子一样清澈美好,好奇背后隐有一丝脆弱的不安全感。


是因为对世事的懵懂吗?可他明明能准确感受到有些人不怀好意的靠近,并毫不迟疑地上前一步挡在自己面前。

长濑总说羡慕他们双人团出道,新进后辈们谈起时也言语中透露着羡慕,可牙碎了咽肚里,谁能在这个圈子里不带一丝伤痕地向上爬?表面光鲜罢了。

唯一庆幸的事是和自己相伴扶持走过那段暗无天日时期的人,是光一。



16

给醉得不省人事的人换了身衣服,用温毛巾给他擦脸,又喂了两口蜂蜜水,一切折腾结束天已经蒙蒙亮了。

不像光一有拉紧窗帘的习惯,灰色的帘布挂在两边,露出四点钟天空的样子。

自从来到东京就少有看到星星了,这个城市像从不入眠。

想回去奈良,浑身上下的细胞都这样叫嚣着,想回去那种平平淡淡的慢生活,可身体里又有另一个灵魂渴望被镁光灯拥抱,以歌词拯救城市里其他孤独的灵魂。

可我自己还尚且孤独,怎么分温暖给你们?

相比起胸膛中,心脏的跳动在掌心更加明显,一下一下地,似乎自己的心脏真的被握在自己手中,稍加用力就能捏碎成灰。

摊开掌心,那颗痣似乎变了个颜色,暗红的像抹了血一样。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78 )

© 蜜枣馅儿的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