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OOC】Friends(3)

KT  ABO 新兵Kx教官T

(轻微成人向内容)

  -粽子


被我拖了更久的(3)

本来就想写写 部队 军装 地下情 咳咳  正经的文的,结果你们可爱的豆浆浆第二章就玩失踪,当时我内心大概是(???),那么正常的生活也就不复存在了(看看谁能更中二!)。我们俩就没讨论过这篇文的大致走向(哈哈哈哈哈)图个一时之快,有了设定就写了(开坑一时爽,填文火葬场)

(我真是对自己的文字和剧情非常没有信心啊所以才bb了很多)

不过等级考顺利结束(撒花),一个月之后就是高考啦,en,很快的,之后可能会试一下好好写文。


感谢看完我的废话

望宝贝们观文愉快


前篇指路

(1)

(2)

 @一杯豆浆请您品尝 下一棒加油略略略略。


------------------------------------------------


魔鬼谷,之所以成为传说,被冠上魔鬼的名号,正因它的深处是曾经人类与兽人的战乱区,也是通往兽人世界的唯一途径,这片土地浸满人类和兽人的鲜血,自它怀中张扬而出的原始杀戮的气味和无数尸体悲伤的哀鸣,是给这些傲气却稚嫩的新兵开刃的天然训练场。


他们的活动区域自是有路线规划,就连最后那个大东西也是在保证了新兵们的生命安全为基础。可像现在这样刚进谷就丢失了GPS信号,若是不慎误入深谷,亦或者踏入兽人国界...


“这臭小子...大部队依照原计划行军,堂本光一交给我。”


“明白!”


虽说语气强有力地下了这样的命令,冈田准一紧握对讲机的手心还是出了汗,这件事可大可小,甚至有可能被兽人国抓住当作开战的把柄。冈田思索再三还是拨通了堂本剛的电话,将情况具以实告,打点了两套真枪实弹等着堂本剛赶来,先压住这件事不报告上面,如果被高层知道了,金属的触感冰凉,一个士兵的性命再怎么也敌不过国家的利益。


这个叫堂本光一的是剛的兵,还是交给他自己决定吧。

 

堂本剛来得很快,周遭的空气好像都因为他阴沉的脸粘稠了不少,呼吸困难。M500转轮放入绑在腿部的特制枪套里,有些刺鼻的枪油味让他此时迫切想咬一口那人橘子汽水味的后颈,看看是不是真的会有甜甜的碳酸饮料流出。没带多余的子弹,避免不必要的战斗。M16A4背在身上,沉重的枪械上膛声干脆利落得响起,像在揭示着持枪的人与其外表大相径庭的经历过生死的过去。堂本剛偏爱的BUCK&STRIDER 888小直刀也早就贴在腰线处扣好,记忆里好像有谁躺在他的腿上,姿态亲昵地把玩着这把这柄匕首,嘲笑它厨刀一样的外形,是谁呢?那个有一对兽耳的男人吗?

 

冈田出声提醒他的走神,“剛,时间不多,如果天黑前我们没找到他...”


“那你就出来报告上面。”堂本剛利落的开口打断,打消冈田准一的顾虑,“我不会为了一个士兵乱了分寸,放心。”

 

话音刚落,冈田的对讲机就嗡嗡地响起电流声,紧接着就是个低沉的男声,电波传输下听起来让人不寒而栗,“冈田少校,带着三营二队去找到那个丢失的士兵,找到后当场击毙,军队里不需要不服命令的士兵。”


“可是上校...”冈田准一朝着堂本剛挥挥手,“你赶紧”说罢摘下头盔摁住对讲机试图解释情况。


定是怕担责任的带队少尉越级报告,此时也没时间让堂本剛皱眉生气,端着枪进了魔鬼谷。绕过被保护的活动区域,还未深入丛林就已感受到瘴气带来的晕闷之感,他沉住气放轻呼吸,在舌根下压一片早备好的槟榔子。几年过去了,这瘴气不缓反增,灿灿金光,似虹似霞,好看倒是好看,他抽出匕首反手劈断一棵树枝,就是有毒。这堂本光一,冒冒失失地迷了路,吸入瘴气现在怕不是已经近于昏迷了,这丛林里又到处是毒虫异花,这样一想堂本剛的脸色又沉了几分,也顾不上膝盖都开始隐隐作痛,只希望早点找到堂本光一。


可在这样树木丛生朝不见日光的丛林找一个人谈何容易,这样对训练有素的特种兵来说都举步艰难的丛林更是让堂本剛磨损的半月板收到更严重的折磨。他在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靠着树干喘着气,伸手揉揉自己酸痛的膝盖,双眼还不休息地四处张望,却丝毫不见堂本光一的影子,他一撑树干又准备出发的时候,斜前方传来树枝断裂的声音,在寂静得没有一声鸟叫的树林显得诡异非常。


“光一?”虽然知道在这个敌暗我明的处境贸然出声是非常愚蠢的,但堂本剛实在是迫切渴望得到确定的回答,那股清新的橘子汽水信息素的味道也好像就在附近,“光一?”


他持枪靠近,枪头拨开树丛,堂本光一就垂着头倒在地上,灰头土脸的狼狈样子让堂本剛心一紧,放下枪就抱起晕过去的人,抬高他的下巴想让他不至于窒息,可又想到这丛林里这样的急救怕是对死神无声的邀请。堂本剛只得低下头覆上了光一的嘴唇,渡过几口空气的同时用舌尖撬开他的牙齿,将自己一直含着的槟榔子也渡到他嘴里,卡在舌下,一时间那股让他情意迷乱的信息素好像又浓郁了几分,叫嚣着张狂地包裹住他,还在发情期间的人哪里能耐得住这样刺激的感觉,雏菊的清香变得甜腻,他几乎就要在这样的潮湿丛林里呻吟出声。可他明明为了以防万一出门前又顾不得身体能不能承受的住,打了双倍的抑制剂,此时怎么会被一个昏迷的人的信息素刺激得双腿发软?


堂本剛有意地舌尖掠过光一的舌尖纠缠在一起,橘子汽水混合着雏菊的味道更加浓郁。


装的。


堂本剛环在光一背后的手一时就紧了起来,向下移动几分,摸上怀中人腰间的软肉,狠狠地掐了一把。


堂本光一几乎瞬间就收了张扬的信息素,清醒了过来,捂着腰往堂本剛怀里又缩了几分,“剛...你忍心下那么重的手....”没等堂本剛回答又利落地翻身起来,把他圈在树干和自己的手臂间,凑到他耳边暧昧地舔了一下他的耳垂,感觉到堂本剛欲升的怒火,立马正经出声,“三点钟方向。”


在堂本剛刚才小休的大树后不远处,一只通体黑毛的豹子正伏在草丛中,一双金色的眼睛眯着,透出危险的味道。


也顾不得生气,剛左手把光一向自己的方向抱紧了些,右手摸向大腿处的M500转轮,五发子弹,应该够了。


“我们轻声点绕开她走”堂本光一扣住剛掏枪的手,“你这一枪下去声响都能传到兽国境内。”


说着不再胡闹,退离堂本剛的怀抱,拿起旁边一个黑色布包,猫着腰轻手轻脚地绕开。


剛跟在堂本光一斜后方越看他手中抱着的黑色布包越觉得的不对劲,他们从没给新兵配过这样的包,他快步上前拉住他,就被那黑色的一团惊得后退两步,这哪是布包,分明是只黑豹幼崽!小小一团蜷在堂本光一的臂弯里,竟连眼都没开。


“你!”


“我撞见她正在产崽,这只掉在外面了,我给她送回去的时候她一尾巴把我抡飞了,然后你就来了。”无辜的样子像是确实经历过这样离奇的事。


太扯了吧...堂本剛正准备开口追问些什么的时候,紧促的机械碰撞声传来,定是冈田带人找来了。


两人对视一眼就匆匆在堂本光一的负重包里清出空间安置小黑豹,剛端起枪挡在光一身前,人好不容易找到了,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被自己人当场击毙在这里。


人影近了,异常高大魁梧的身形让堂本剛不禁有些奇怪,再近些士兵身上配备的95式步枪暴露在堂本剛眼里,他一瞬间瞪大了眼,瞳孔收缩,护着堂本光一后退。


他们部队配备的是清一色M16A4,而95式步枪是兽人国特有的装备,从不向外国出口,麻烦大了。


兽国士兵像是发现了堂本剛的警觉,前进的步伐加快了些,黑洞洞的枪口直对着两人。堂本剛抬起M16,手指扣上扳机,敌众我寡,逃走的几率很小,“光一你先....”走字还没出口,后颈一痛,颅腔内响起嗡的声音,眼前就黑了下去,意识远离。


堂本光一伸手接住倒下的剛,轮廓深邃的侧脸丝毫不见与堂本剛亲昵的温存,黑色的眼瞳也似有瞳孔变细,颜色变浅的倾向,堂本光一是个人族特种部队中的普通的人类新兵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适才被装入负重包的小黑豹也不知何时自己开了包爬了出来,抖抖身形变作个人类女孩,约莫着五六岁的样子天真可爱,“表哥这个人类真好看!我也要亲...”


“把大公主带走,那个包里的瓶子交给女王,并告诉她我会过两天亲自登门。”


“表哥!”


“是!少将!”


吵闹的公主被士兵们请走,还恋恋不舍地回头看自家表哥和那个好看的人类,是表嫂吗?他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

天色渐暗,黄昏的红色阳光,照散瘴雾透过层层树叶打在两人身上,铺上层柔和的金光。


堂本光一凑近剛的耳后,双唇轻蹭那雪白的后颈和冒出的黑色发根,感受到这个撒发着雏菊清香的人真的又躺在了自己怀里,牙齿轻轻磨红那一小片肌肤,堂本光一满足地叹了口气,把人横打抱起。


“再忍耐一阵,剛。”


“为了我们能永远在一起。”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90 )

© 蜜枣馅儿的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