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OOC】突发爱(完)

又是我!突然出现!生贺第二发(可能也是最后一发)
连更两天的我真是勤奋啊グッ!(๑•̀ㅂ•́)و✧
望宝贝们观文愉快。
-勤奋的粽子啦粽子


-----------------------------


雨夜,昏黄色路灯和马路两旁小酒馆的彩色的霓光灯照出些纸醉金迷的美感,他眼前的人染成栗色的柔顺头发有些长,发尾潮湿地贴在两鬓,撑着柄黄色的伞,有些窄瘦的身形套着件白衬衫散发着青春特有的气息,他不用张口堂本剛就知道他要说什么,这个梦他做了太多太多次了。


但堂本剛不记得自己问了句什么,只记得当时自己握紧伞柄的手指尖泛白,视线所及有霓虹的光和他撑着黄伞的身影,美得不可一世。


他说,“不论喜欢上谁都是可以的,剛。”


闹铃不懈地提醒着床上蜷缩成一团的人已经到了该上班的时间了,定时煮好的粥也已经散发出香气飘满不大的单人公寓。


堂本剛坐起身摁掉闹钟,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有些长了啊。他踏着柔软的棉拖洗漱干净,再煎了个鸡蛋,烤了两片面包就着甜粥吃完了早饭。即使是一个人生活,堂本剛也很好地维持了奈良人认真精致的生活习惯,只是会偶尔想起和那家伙捧着锅子站在灶台边呲溜呲溜吸面条的日子。


洗了碗提着公文包就出门,今天这个应该是个大客户,预算一栏居然填着无上限,扑面而来的豪气,可万幸昨个中午给他抢到了。他们做房屋中介的,最怕遇上那种预算不高还挑这挑那的人。所以说啊,堂本剛给那位备注DK的大客户发了消息确认稍后见面,喜滋滋地想这月工资一定好看。如果可以的话,他挤下塞满人的地铁,拉拉蹭皱的西装,有积蓄买个车就再好不过了,能代步就行,可不像某位励志一定要买法拉利的先生。
信号灯跳红,人流止于路口,早晨空气中清新的草木香流转其中,昭示着又是美好一天的开始,那他现在好吗?工作顺利吗?是不是一如他曾经所盼望的,开着耀眼的火红色法拉利,过着他想象中的,并一直为之努力的生活。


“剛?”


你看他都幻听了,听见堂本光一还和他们高中的时候一样,翘着椅子晃啊晃啊,回头冲他笑,说“剛?回神了!”


“恩??”


眼前的人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衬衫扣子解开两个露出锁骨和以下小片肌肤,白得诱人。大概是上天偏袒,岁月对他格外仁慈,磨利了他的棱角,勾勒出深邃的眉眼,那双眼睛还和几年前一样,黑色瞳仁映着自己的身影。


“光一...?”在堂本剛的想象中,他们可能重逢在灯光昏暗的KTV包房,一众老同学中,一眼就能锁定他所在的角落,可能重逢在某某婚礼的教堂,婚礼进行曲响起时看清彼此唇角的微笑...


反正不包括在这样人来人往随处可见的街头,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他们只是多年未见的一对老同学。


“好久不见啊剛”


“...好久不见,你怎么...”


“不是你说过会儿带我看房子的吗?”


哦,DK啊。


大概过得挺好的吧,买房预算无上限什么的。


可能时间真的会像雪一样覆盖一切,他现在还有空闲想光一过得应该是挺不错的,那种光是看见就喜欢得冒了泡的感情也就像水泡一样炸破了就不见了,也就剩酸酸甜甜的味道让人一遍遍翻出来怀念。


“哦...那你跟我来吧。”


“恩。”


还是跟在左后方两步远处,熟悉的习惯不变。


“有什么要求吗?关于住房的选址啊,小区环境啊,主卧朝向之类的?”心跳还是有点快,毕竟遇见初恋,人之常情,也不能算初恋吧,堂本剛哂笑一声。


“安静点,安保好点之类的吧,这些你比较熟吧,麻烦你帮我看看了。”声调没什么起伏,买卖双方正常的交流方式,大概真的没什么所谓的留恋,陷在其中的早就只有自己一个人罢了,有些愤懑不甘,适才还念着情义想他过得好,现在看来自己一腔情义怕都喂了狗。


堂本剛也不再扯什么话头,无言走入大楼,径直路过等满了人的电梯口推开挂着着消防通道标识的门。


“你以前不是最讨厌走楼梯吗?一直嚷着就算挤死也要....”


消防通道的门嘭一声在他们身后关上,和两人的脚步声一起回响在楼道里,即使这样,堂本光一还是听见了剛轻蔑的声音,“人都会变的不是吗?堂本光一先生?”


最后一个字音被摔在墙上,堂本剛被光一扯住手臂推在墙上,缩短了的距离带来强烈的压迫感,他听见声音几乎贴着自己的耳廓响起,“当初一句话都不说就走的人可不是我,你现在甩脸子给谁看?嗯?堂本剛先生?”


一般这个距离,不是要亲上去,就是要打起来。


两人呼出的热气喷洒在彼此之间,骤然升高的温度真让人想做些什么。


然而楼下消防通道的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传来的交谈声迅速分开距离过近的两人。


但光一的男士香水和那声质问还紧贴着堂本剛的耳垂,如炸雷般毫不留情地摧毁他试图掩盖真相的堡垒,他适才用满是讽刺意味指责的那个人,根本不该受这样的责问,他什么都没做错,就算他忘记了有个名叫堂本剛的人在他的青春里存在过,他也不该被指责。


因为他们不曾是恋人,他们从没开始过。


是一个叫堂本剛的少年,他临阵脱逃了。





堂本光一的要求不多,安全,安静,有停车场。


这就好比在玩家面前放了个大boss,掉落多,还不反抗任你打,这分明是是新手村福利局啊,嫉妒得都红了眼的同事们各个咬着小手帕,等堂本剛把六本木顶层的高级公寓兜售给这个钻石王老五,然后用大笔大笔的提成请他们胡吃海喝。堂本剛本来也是这样想的,但是在知道这个DK是堂本光一之后,他放弃了六本木的购房合同,从他放零食的小抽屉下的小柜子里拿出另外一本,带着堂本光一看房去了。


这是个半旧不新的小区,有地下停车库和责任感满满的保安队,二十四层楼高,一层两户,配有电梯,半圆形的过道保持了住户绝对的独立性和私密性。


堂本剛一边领着堂本光一走进五号单元楼一边为他介绍。光一听得出,堂本剛很喜欢这里的房子。
走进电梯就有些尴尬了,堂本剛按下八楼的数字就没再说话,堂本光一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刚才他好像有点过分了,毕竟这个人他也是知道的,兔子一样的性格,伸出手,只有他自己凑过来,硬要去摸肯定是捞不着好的。


他想了想伸手捏了一把站在前面的人的屁股,隔着西装裤好像能感受到三角内裤边和它包裹下浑圆挺翘的屁股(蛋)(哈哈哈哈哈哈哈皮完就跑)
原来不是喜欢平角的吗?


“喂!”


被吼了,
不过气氛好像真的缓解了一点,真管用啊,堂本光一这么想。


堂本剛捂着屁股出了电梯,又回头瞪了堂本光一一眼,走过楼道打开门,天知道为什么堂本光一一直对他的屁股情有独钟。


那年夏天他们一起参加棒球比赛,一路闯进淘汰赛,上场前,在入场通道的阴影里等着大喇叭叫他们的名字,当时他的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紧张的不行的时候,屁股被人狠狠捏了一把,惊的他跳开半米远,捂着屁股红着脸问堂本光一他干什么,这个小小年纪就练就了笑着讲下流话的人当时说什么了来着,堂本剛领着光一进了房间,哦,他当时说,“我紧张”


“所以就因为小小的紧张你就不能坚守对老同学屁股的尊重?”话到嘴边不说难受。


“恩”堂本光一理所应当地点点头。


“它可是大闺女上花轿,头一回被人摸,你不该选个更庄严更浪漫的地方实行这一仪式吗?”堂本剛走进屋,嘴上不自觉就跑起了火车。


“这不是第一次,早在我们国中的时候它已经自己送进我的手里了。”堂本光一跟进来带上门。


堂本剛决定不跟这个讲黄段子脸不红心不跳的人继续这种没底线的话题,撇撇嘴开始正经介绍,“客厅是半弧形的,比较有特色,它的窗户朝南,跟主卧的一个朝向,景色还是不错的,不远就是个公园,不至于一眼望出去是对面的浴室窗户。两室的户型,每间都非常宽敞,对于独居是非常好的选择。”


不知道堂本光一感觉怎么样,堂本剛是自己越说越高兴,这套和隔壁一间本来是他留着给自己的,想等自己攒够了一层两户的首付,就把中间的墙打通,他都看好了,两套结构对称,正好客厅墙相连。


可谁知道碰上堂本光一看房,那不得压箱底的都给他送上,其实他也有私心,做不成恋人做对门也好啊,隔三差五串个门,说不定一来二去他就答应打通了呢?亦或许等什么时候光一交了女朋友,他还能给提点建议。


“你看怎么样?”好像说的有点多,堂本剛车长拉闸,回头问问车上唯一的堂本光一乘客。


“挺好的,签合同吧。”堂本光一点点头,指指堂本剛手里的合同。


不愧是大老板,就是豪气,不到三小时就签了合同付了钱,全款。


“成了我的单子我请你吃个饭?”堂本剛收好合同,抬眼看了看还等在自己办公桌旁边的人。

“不了,晚上还有个会要准备。”


堂本剛呼了口气。


“下次吧,我请你,谢谢你的房。”

一口气又提上嗓子眼。


堂本光一说完就走了,他出了门堂本剛就放心下来,没给电话,看来是客套话,心里好像又有点失落,感情在那里,放也放不掉...


“对了,我的手机号你记一下。”这是去而又返的堂本光一。



一个礼拜了,堂本光一也没有打来一个电话,发来一条讯息,大概是自己从头至尾的自作多情吧,怎么二十好几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成天幻想着不可能的事。


堂本剛摁掉闹铃,放任自己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想着那个梦,想着那个梦之后的事,就在堂本光一告诉自己“喜欢上谁都可以哦”之后不久,不知道从哪里就传出了他和堂本光一是Homo的流言,并且愈演愈烈,甚至,堂本剛接到了堂本光一母亲的电话,一个声音温柔的女人,在电话里说她知道了堂本剛和她儿子的事,希望能和堂本剛见一面聊一下这件事。


他答应了,他怎么能不答应,那是他喜欢的人最亲近的人,但是就在堂本剛如约到了那间咖啡店门口,透过玻璃窗看见光一母亲,她好像感受到堂本剛的视线一样抬起头和他对视,然后,堂本剛就逃了,像个背着抢的士兵在远远看见战场黑压压的天空的时候就缴枪投降逃跑了。


堂本剛看出来那位母亲眼神里的慌乱无措,甚至是失望和恨,那一刻巨大的愧疚就包裹住了堂本剛,他怎么能,就这样鲁莽地束缚住一个那么优秀的少年,一个姑娘们挣着抢着要博他一笑的少年,一个有大好光明前途的少年。他不该如此,堂本光一也不该被他拉入Homo的流言泥潭。


所以堂本剛逃跑了,不是个逃兵,而是个英勇的英雄,傻傻地做着舍身为人的事,他转校了,没有跟任何人说起。





班还是要上的,堂本剛一推开公司门就被同事围住了,吵着要今晚出去聚餐庆祝堂本剛拿下一大单!说白了就是找人埋单搓一顿呗,堂本剛也不好拒绝,就在欢呼声中应了下来。


当天傍晚,公司不远的居酒屋里,一大帮子上班族领带系在头顶上,举着酒瓶勾肩搭背,一会儿抱怨客户刁钻刻薄,一会儿谈论经济萧条,堂本剛再不喝酒也被催着灌了两口,脑袋就有些晕了。


这时也不知道是谁提出要堂本剛给那全款买房的大老板打个电话感激人家,按平时堂本剛定是说什么都不乐意的,可此时又是酒壮人胆,又是旧情未了,又是起哄欢闹,这个电话就拨出去了,嘟的一声就嘟醒了堂本剛,他在干什么啊!忙就要挂电话,可谁知对面立马接了起来,于他们热闹不同的安静,安静得能听见呼吸声,“喂?”


“光,光一啊...”


“剛?”


“恩,我打来是想谢谢你帮我一单的,没别的事”堂本剛伸手推开凑近要捣乱的同事,“哎你别靠过来!”


“你在聚会?”


“恩,说是庆祝你这单...”


“喝酒了吗?”


“喝了一点”


“那我去接你吧”


“恩..恩...恩???不用了不用了不用了!离家很近我走回去就行了!”


堂本光一还想说什么,却被堂本剛堵了回去,“这么晚了,你明天肯定还要忙,不麻烦你了,再见!”说着就挂了电话。


其实还是很想被接的,堂本剛把几个醉的不行的同事送上计程车,和剩下的几个道了再见就慢悠悠地和顺路的同事踱步回家,夜风温柔地吹着,吹散酒气,带来清醒,也带来凉意。决定好了不把他拖下来的,堂本剛背着手抬头看星星稀疏的墨色夜空,长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来,平复下心情,差不多到家了,视线重回水平,一个穿着黑色运动服的人靠着他们小区的外墙,好像等着他的到来。


“光,一???”


被叫到的人应了一声走进,没打理的栗色头发有些长,搭在眼前。


堂本剛让同事先走,“你怎么来了?”


“大晚上的出去喝酒”堂本光一伸手揉了揉剛半长的短发,“我很担心你啊。”


夜色中应该看不见红了的脸和眼眶,有些酸涩的感觉一下子就涌上了鼻腔,涩涩的难受,明明被流言风语侵扰的时候没有想哭,不被认同的时候没有想哭,十年间相思成狂的时候没有想哭,可现在,就因为这个叫堂本光一的人的一句话,堂本剛鼻音满满地开口,“我没事的。”


我一直很好,虽然很想你,很想见你,很想和你在一起,但我还好。


“怎么可能还好”堂本光一伸手把人抱进怀里,“我说你啊,别逞强了,我不是说过了吗?只要是剛的话,喜欢谁都可以的。”


“喜欢我也可以。”

“因为我也,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喜欢着你。”


当晚堂本光一抱着红了眼的堂本剛回了家,拍着他的背,哼着甜甜的歌。


天快亮了。



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像当时堂本剛没告诉任何人他的离开一样,没有告诉任何人他们就在一起了。




可是流言总是不识时务,大概是那晚的女同事管不住嘴,没过多久两人是Homo的消息又传遍了整个办公室,堂本剛一早推门进来的时候,叽叽喳喳的声音就随着他的脚步没有停过。


“堂本剛你来一下。”老板从办公室里高声叫他。


“我说,真是同性恋啊...”

“亏的长那么好看,怎么是个同性恋呢?”

“同性恋怎么了?现在那么开放,同性恋不行吗!”

“不仅呢,好像还勾搭了那个大老板呢”

“我就说这么好的事怎么就落在他头上了呢”


总是这样,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一副证据确凿的恶心嘴脸谴责着谁谁,不愿努力不愿奋斗,所有别人的好,他人的机会都一定来自于不堪入目的关系或者是上天的幸运。

“要我说啊,怎么没天上掉个锅砸死你们,废话那么多!”平日里一向温柔的一个同事丝毫不压低音量,对着那些悉悉索索的小声音骂去。


堂本剛走进总裁办公室,关上门,隔绝声音。

“堂本剛。”

“恩,老板。”

“你是Homo吗?”

“……”

“只要你说个不字”,森山闹太郎指着门外方向,“我立马让她们拍屁股滚蛋!”

“闹太郎....”

这是森山,和堂本剛是大学死党,家境优厚,毕业了就开了个房地产公司,也经营的不错,多次要给堂本剛个工资高活少的经理位,都被本人拒绝了,现在居然出来这种事。


“闹太郎啊...我要说是呢?”堂本剛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你会看不起我吗?”


“什么叫看不起!我们那么多年朋友,更何况Homo又怎么样!”森山也在旁边坐下,点了根烟,“只是,你对外别这么说,还有很多人接受不了。”


“我不想再逃了,我逃了十年,这十年我和他都很难过,就为了那所谓的别人的眼光,我现在跟他在一起很好。不论别人怎么看,我爱他,就像无论何时,他从来没有放弃爱我。”堂本剛站起身,手握住门把手,“我是时候为他坚持一次了,为他,为我自己,为我们的爱情。”


做十年前那个愣头小子不敢做的事。


这突发的爱,已经蛰伏了十年了。




------------------------------------

可能是最后一篇贺文(毕竟清明放假快没了)
可能在剛先生那天没法出现了
肝到半夜明天还有作业,我真是都被我自己感动了(厚颜无耻)
(手机码文好累啊,尤其格式特别难弄(இдஇ; ))

希望我表达出了我想表达的((٩(//̀Д/́/)۶))
我是感觉剛先生的突发爱一定是等了好久好久好久,就像他自己说的,他绝对不会开口告诉自己的爱人他的情感,深沉又软腻的爱,能被这样的剛先生的爱包裹真是太好了。

世界上最好的堂本剛,生日快乐。

评论 ( 5 )
热度 ( 164 )

© 蜜枣馅儿的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