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OOC】王子与狐狸(下)

KT童话

--灵感来自《小王子》

望宝贝们观文愉快

上篇指路


-----------------------------------------------------


堂本剛头也不回地跑向那棵大树,如果可以的话,他想现在就离开这个星球。


只是。


“剛?”


“堂本光一我想我应该走了。”


田野一直延伸到实现不可及的远处。


“你不是才刚来吗?”


“可是,可是我觉得,我该去找我的玫瑰了。”声音有微不可闻的颤抖。


“她?找她做什么?她不过就是朵玫瑰,我的玫瑰园里有的是玫瑰……”


“光一,我要走了,现在就走。”


尖利的爪子插入泥土,冰凉湿润的感觉让堂本光一打了个寒颤,他看着树下小小的背影,想上前,尾巴拖动的感觉提醒着他他还只是只狐狸。


这说明着,堂本剛还不爱他。


“你,你明早再走行吗?我送你。”


“我...”


“拜托了剛,明早再走,我给你样东西,你会喜欢的。”


心跳如雷,一下一下击打堂本剛的耳膜,让他有些晕有些无措,“好。”

 



堂本光一离开了,穿过玫瑰园,穿过田野,眼前渐渐浮现出一个巨大建筑的轮廓。


那是个城堡。


而堂本光一正是它的主人,他从大门的缝隙中挤进去,踩上有些积灰的红地毯,头顶的水晶灯也暗淡无光,只有柜子上闪着蜡烛微弱的光,显得空荡的大厅更加冷落。


堂本光一曾是这个国家的王子,那时候的生活是多么轻松啊,堂本光一热爱他的星球,他的国家,他的国民。虽然他心里一直空了个位子等着一个人,他相信着那个人总会出现的。


意外总是突然发生,庆典上来了个人,被仆人领到堂本光一面前,那人弯着腰弓着背,衣衫破旧说希望讨点吃的。


堂本光一皱着眉头紧盯着他,语气严肃,“喂,你,一个大男人,也没有残疾,做什么不好居然乞讨??!”说着背过身去,挥手叫来仆人悄声让他拿些食物来,“我是不会给你吃的的,你需要...”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那个乞讨的人站直了身子,“我就说所有有钱人都是坏人!”他高扬起手,“你要为你的无理承受惩罚!”说着卷起了一阵风,吹鼓起堂本光一的衣摆,将他包裹在内。“我诅咒你成为一头野兽...”高大巫师的咒语戛然而止,因为他看见了匆匆跑来的仆人手里捧着的食物。


……


“给,给我的?”


“不然呢!”堂本光一咬着牙抬高了头,那阵风卷得他几乎不能呼吸。


“可,可你说……”


“我就说说而已啊!”


巫师慌了,匆忙撤走那阵阴风,结结巴巴地说咒语说出口就不能收回了。


“不然您考虑一下喜欢哪种野兽???”


“……”


“这个咒语能打破的!等到您找到了您的真爱,并且他也爱你,然后!”巫师嘿嘿嘿地一笑,“真爱之吻能解决一切问题不是吗?”


在巫师单方面保证附赠一片美丽的玫瑰园的情况下,堂本光一王子变成了只狐狸。




“您看看看看,这是各个小行星的王子,您看喜欢哪个?”


疑似某相亲会所的宣传语,堂本光一脱力地趴在桌上看着他翻一张张的照片,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他迷迷糊糊地看着各色各样的王子,兴趣缺缺。


“就这样吧,好像都没什么感觉。”


“还有几张就看完了,您再坚持坚持。”


巫师把剩下的照片在他面前一字排开,“我觉得这个不错哎,你看他的辫子多可爱。”


“他?辫子?”


堂本光一有些好奇地凑着毛茸茸的狐狸脑袋看了一眼。


恩,水润的上目线,微嘟的三角嘴。


堂本光一捂住胸口趴在桌上。


“哎?你不舒服吗?不喜欢这类型的??”


“不.....他太可爱了。”

这大概是种一击毙命的畅快感。


“那您选朵玫瑰吧,她会前往那颗小行星,作为您和堂本王子的通讯方式,不过您只能作为这朵玫瑰说话。”


“堂本王子?”


“对,他姓堂本,堂本剛。”

 


 

 

 

堂本剛离开这个小行星了,这个拥有金黄色麦田和深红色玫瑰的地方,这个住着堂本光一的地方。

 

他抱膝坐在那棵大树下,看着天空渐渐褪去夜的衣衫,等着堂本光一的到来。今天他起得很早,早到玫瑰花瓣上还没凝出露水,早到等了很久还没看见堂本光一的身影。


他还来吗?他说过要送我的。


太阳慢慢爬上东边的天空,就在它撒下大片金黄色微光的时候,堂本剛看见远处模模糊糊的轮廓,好像是气球,特别特别多的气球,推推嚷嚷地飘过来,而拽住那一大把绳子的,他眯了眼睛也看不太真切,好像是个人。


光一不是说这个星球上只有他一个人吗?无意识地揪断了根小草,堂本剛咬着下唇,那这个人不会,就是光一喜欢的人吧。


那个拥有了那么一大片玫瑰园和那么温柔的狐狸先生的人。


他走近了。


他有栗色的细碎短发。


他穿着华丽的礼服。


他披着鲜红色的披风。


他胸口领结上别着一颗漂亮的冰蓝色托帕石。


他那么精致好看的面容让堂本剛也不禁红了脸,他还没见过那么好看的人呢。


也难怪光一会爱他,无奈挫败包裹了堂本剛,可王子总有种不服输的脾气,他阻止了那个人的开口。


“我知道你。”他高傲地扬起头,像只美丽的白天鹅露出雪白的脖颈,“虽然光一喜欢你,但是,但……”但是什么呢?堂本剛觉得自己全然没有立场这样骄傲地藐视别人,这可是个获得了光一爱的人。


他咬紧了下唇,左手边不远处的玫瑰园依然不停歇地散发着香气,萦绕着两人,“我比你更喜欢光一!比任何人都更加喜欢他!”说出口了,堂本剛的手掌心汗津津的,揪着衣摆,他说出口了,说出自己喜欢光一。


喜欢这个星球。


喜欢傍晚吹的微风。


喜欢精致漂亮的玫瑰园。


喜欢一望无际的金黄色麦田。


喜欢大尾巴晃啊晃啊的狐狸先生。


喜欢光一眼睛里盛满以爱为名的醇酒。


怎么办呢,他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刚认识不久的狐狸先生。


两人头顶上的气球挤挤攘攘地飘着,像爱热闹的小姑娘们,推推闹闹地看着两个红着脸不再开口的人。


还是堂本剛率先打破了沉默,他摘下了自己的贝雷帽递给眼前不知道为什么也红了脸的人,“这个,拜托你交给堂本光一。”


“就说是我送给他的礼物,没什么别的意思。”

 


堂本光一接过还留有温度的贝雷帽,把一大束气球递了过去。


他是今天一早醒来发现自己变了回来,巫师说如果够爱,亲吻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形式。谁知道这个小迷糊蛋竟然把自己当成了情敌,“堂本剛,这些气球给你。”


“嗯?”鼻尖红红的,满是鼻音的疑惑,剛下意识就伸手握住递来的一大束气球绳。


光一抬手把贝雷帽戴在自己头上,配上精致礼服不伦不类的样子让堂本剛莞尔,“你好,我叫堂本光一。”


“?”刚到手握紧的气球全数飞了出去,五颜六色地飘在空中四散开来,倒是好看。


光一慢慢悠悠地告诉剛,他喜欢他很久了,他被诅咒变成一只狐狸,他选了好久才选中那枝玫瑰,他通过那朵玫瑰和他聊天,剛絮絮叨叨讲给玫瑰的所有话他都知道,只是不知道剛真的以为自己爱的是那朵玫瑰,不知道剛什么时候才会来找他,都怪糊涂巫师错下了诅咒,还不能告诉剛真相,“所以,”堂本光一摘下领结上晶莹透亮的冰蓝色托帕放到堂本剛掌心,“我不会对只认识五分钟的人说爱,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了。”

 



 

 

“哦对了,那些气球是你离开这个星球的唯一工具,你刚才把它们放跑了。”

“...”

“所以你只能留在这了。”

“和我一起。”



-----------------------------------------------------------------------

大年初一勤奋的我决定填坑(拖了那么久还好意思说




评论 ( 2 )
热度 ( 38 )

© 蜜枣馅儿的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