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OOC】小气包的爱情故事(完)

KT

快过年了给大家个喜庆点的糖

--蜜枣加糯米超甜的!

--------------------------------------------

说起来,第一次见堂本光一可能是在麻将桌上。

那天麻将室人满为患,店主笑着迎堂本剛四人到一间,说是这里马上结束。

堂本光一就坐正对门的位置,和推门进来的剛一眼对上,手一抖,刚摸的牌没看一下就出了出去,下家喊了一句两人才堪堪移开视线。

“哈哈!堂本光一这可是你冲给我的!胡了!给钱给钱。”

他也不废话,黑色钱包抽出几张纸币递给伸着手的人,推了牌,四人就起身收拾东西离开。

豪赌啊,堂本剛坐在刚才堂本光一的位子上,椅子还是热乎的,让他忍不住撇嘴,切,万恶的有钱人。

== 

第二次见面还是在那间麻将室,堂本剛一行人三缺一,在门口讨论着是叫店主一起还是改天的时候,堂本光一几人出来了,店主招呼着说来一个凑一桌,四人面面相觑,毕竟说好出去搓一顿,撇下谁都不是个事儿,最后还是堂本光一上前一步站在堂本剛身边,“你们去吧,我跟他们打两局。”

“别啊,等着你付钱呢!”

“你走了谁付钱啊!”

光一跟在剛身后回了包间,头也没回地说了句记我账上。

身后立马响起欢呼声,堂本剛心里又暗暗切了一声,败家玩意儿。可转念一想,人家败自己的钱,跟他有什么关系,末了还是心里骂了一句万恶的有钱人。又想到自己这种小老百姓辛辛苦苦工作一年都抵不上人家的月薪,打麻将还只能来个四块六块的,哪像人家一出手就是几百大洋,越想心里越不平衡,初入社会的小愤青一下感受到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而那个有钱人正坐他上家,看看他的衣服,手表,名牌,全是名牌,一股气上头,他狠狠瞪了一眼偷偷看向他的堂本光一。

 正巧轮着光一出牌,他被瞪了一眼就立马收回了视线,哎偷看被发现了,不过这个叫剛的男孩子是好看呀,圆溜溜的大眼睛和圆鼓鼓的腮帮子,瞪人的时候也分外好看,堂本光一心痒痒地就想伸手戳戳那白嫩的脸,手感一定很棒。心不在焉地胡乱出了张不知道是什么的牌,刚出手就被旁边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

堂本剛狠狠盯着光一,有钱就算了,还长那么好看,精致的下巴高挑的鼻梁,完美的侧脸轮廓让剛心里止不住dokidoki,没想到自己居然对着个败家的富二代心跳如雷,剛又不愿跟自己置气,就把火全数撒在堂本光一身上,长那么好看干什么!吃你的牌!也不管人家出的什么牌,就急急地喊了声,“碰!”

说完也迟迟没有动作,停了几秒,在三方疑惑的视线下,堂本剛才尴尬地咳了两声,紧着嗓子问,“你,你出的啥?”

话一出剩下的两人都笑得直不起腰,只没想到堂本光一也愣了愣,看着桌子中间一堆的牌愣没看出自己出的哪个,只好又抬头看着对面两个笑得趴在桌上的人说,“我,我出的啥?”

 

那天是两位堂本先生一起离开的,森山闹太郎支着西川贵教的肩,说什么也要这两个同时脱线的人一起走,两人开着车绝尘而去,留堂本剛恨的牙痒痒。

“我有车,送你?”堂本光一指着停车场里那辆最显眼的大红色法拉利扭头问这个抱胸生气的人。

“法拉利啊...我才...”话没说完就被堂本剛吞了回去,腐败的上层资本社会生活,只有感受过了才能更好地批评他不是吗?“那走吧,谢谢啊!”说着没等主人阻止,就拉开了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

剩堂本光一站在车后欲言又止,小法的副驾驶还没人坐过呢...可贸然拉开车门让人家下来,这个气鼓鼓的河豚先生一定一个眼刀飞死自己。

最后他还是乖乖地坐上驾驶位,“你家住哪啊?”“你开,我给你指路。”堂本剛双手抓着安全带的样子异常乖巧可爱,只看了一眼就让光一心跳剧烈,一声高过一声,万幸引擎启动声盖住了一切。

 

结果最后还是没有送到家门口,堂本剛家门口的小巷子太窄,车开不进去,只是这辆火红的法拉利一停在巷子口就引来人们的注目,几个买完菜回来的阿姨挤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说是哪栋哪栋的小姑娘勾搭上了个钻石王老五,让开了门迈出一条腿的堂本剛脸烧似的烫,出也不是进也不是,可偏偏旁边的人还什么都不懂似地一直问个不停,“剛你怎么不下去?”他哽了口气在喉头,抬腿下了车,看到那些阿姨震惊的表情脸更红了,谢谢都没说,甩了车门就头也不回地跑进小巷子看不见身影。

只苦了堂本光一,不知道为什么人就跑了,生气了吗?为什么又生气了??

 

 

堂本剛一回家灯也不开,就把自己摔在床上,起伏的胸口显示出他有多生气。

夕阳的余晖照进屋子,渐渐冷静下来的堂本剛觉得自己多少有些无理取闹,堂本光一现在怕是还在状态之外,人家什么都不知道就被自己的怒火波及,他左想右想,还是打算发个邮件去道个歉顺便谢谢他,于是问森山要来麻将店店主的手机号,再问店主要到一个叫长濑的人的邮件,才从他那问来了堂本光一的邮件地址,几个字删了又打打了又删,直到他肚子都咕噜地叫着饿,才发了出去,“今天的事不好意思,谢谢你送我。”

下了碗面敲了个荷包蛋,正吸溜吸溜地吃着就看见手机亮了起来,他忙打开一看,对话框就出现两个字,

“你谁”。

气得堂本剛一口气没上来,呛了一口,剧烈地咳嗽,他花了一个多小时要来的号码,发送邮件,结果居然就收到个你谁???

拉黑。

再见了您嘞。

 

==

 

堂本剛只想自己和堂本光一的交情到此就结束了,心里居然还有点小小的不舍,他人也挺好的不是吗?不过到底是萍水相逢。

只是,堂本剛咬了一口刚买的鲷鱼烧,哎没吃到红豆馅儿,对面街心花园口站着的人怎么看怎么眼熟,明明顶多170的个子却有180的比例,啧,堂本光一正对电话那头的人说着什么,神情激动,绷紧的身子活像只受惊的黑猫。

说什么呢?堂本剛耐不住好奇心慢慢走近,就听见...

“往哪?东?我怎么知道东在哪?!”

“你不能说前后左右吗?!”

许是对面的人说了什么,堂本光一气哼哼地挂了电话,梗着脖子依然不知道往哪走。

“光一?”到底曾是牌友,要救人于危难之间,堂本剛又咬了口鲷鱼烧上前打了招呼,哎怎么还没吃到红豆馅儿?

堂本光一看见熟人的一瞬间眼睛都亮了,上手就紧紧握住堂本剛捧着鲷鱼烧的手。

“你,你冷静点,先吃口鲷鱼烧?”被擒住双手的感觉实在难受,剛只好拧着眉头客气了一句。只没想到光一愣了一下,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大口。

“我就客气一下你还真吃啊!”剛低头看见手里鲷鱼烧被啃去了大半,自己没吃到的红豆馅儿怕是全在对方的嘴里了。

“噫这红豆不好吃。”

“那你吐还给我啊!混蛋!”

到底是刀子嘴豆腐心,堂本光一屁颠儿屁颠儿地跟在堂本剛身后,想到他气鼓鼓地给自己带路,心里就莫名地有丝小开心。不就个鲷鱼烧吗,买它一百个!!

 

于是三个月内堂本光一迷路了十二次,请堂本剛吃了五次鲷鱼烧,三次可丽饼还有一次小蛋糕,剩下的三次中一次去了西餐厅两次去了游乐园,堂本剛顶着史努比的帽子舔干净顺着甜筒滴下来的冰淇淋,坐在树荫下抬头看着巨大摩天轮中一个特别的透明舱,堂本光一就一个人坐在里面,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想一个人坐摩天轮,剛晃晃伸直的脚,又舔了口冰淇淋,真热啊,透明舱更热吧...

 

三番两次的突然电话让堂本剛都习惯了不时瞥一眼一旁的手机,会不会又突然亮起来呢?那个人是不是又迷路了呢?这次吃什么好呢?

 

又是一次敲了水煮蛋的清水面条,堂本剛正吸溜到一半就被堂本光一一个电话叫到了商店街的十字路口,刚下计程车就看见堂本光一手臂上挂着西装外套,衬衫领口开了几颗,靠在转角的墙边上,垂着头看不见表情。

“光一!”怎么会有人三番两次地迷路,可那个头毛耷拉着,听见他声音立刻抬头,脸上一片惊喜的人实在让人无法拒绝,以致剛一听见电话里的人支吾着说自己又找不到路了,就立马招了辆计程车赶来,明明是都不舍得在汤面里多加块卤肉的人。

“对不起剛,我是真的...”

“好了好了,去哪?”

“0932!长濑说那里新来了个驻唱女歌手,叫我去来着,结果我就...”

所以是为了个女人?堂本剛也不知道哪来的怒火,抱着胸瞪堂本光一,可这个狡猾的家伙,低着头抬眼悄悄看他,一副可怜的表情吃准了剛舍不得骂他,到底也真是如他所想,堂本剛气鼓着脸,想骂的话半天说不出口,最后只哼了一声带着堂本光一去他说的0932酒吧,那地方还正好在他家边上不远,送他到门口就走,这是最后一次!他扭头对跟在他身后一脸烂柿子笑的光一说。

结果最后还是没能回家,刚到酒吧门口两人就被候在门口的长濑拦住了,他勾着两人的肩带进酒吧卡座。堂本剛也不能不给长濑面子,只好强笑了几声就自己坐进角落闷头喝起酒来。

等堂本光一发现情况的时候,剛已经醉得晕晕乎乎,瞪圆了眼睛认真地跟边上的一个空瓶子说话。其实光一也真不是来看什么驻唱歌手的,他就想找个借口见见这个小气包,现在可好,醉呼呼地也不知道生气了。他坐了过去,屁股刚沾上沙发就被剛一把搂住了腰,脸还在他腹间蹭啊蹭地,光一忙把他往外推,可不好发生什么,还没推开呢,他就感受到那个团子一样的人呜咽出声,只好小心地把人抱起来搂在怀里,听他哽咽地一边哭一边骂,说他长得像乌龟的老爸要让他跟一个长得像猴子一样的女孩结婚,他不愿意就逃了。

所以我们本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二代小少爷就沦落成了一个刚进城的打工仔,什么都做不好还每天被上司指着鼻子骂。

“呜...我都没钱,没钱买小蛋糕吃了...呜...哇!可恶!可恶的有钱人....”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全蹭在堂本光一的衬衫上,光一也没办法,一边笨拙地晃着他,一边顺着他的背在他耳边低声安抚,好不容易哭声小了点,又不知为何突然哽咽起来,哼哼唧唧了半天才顺了呼吸,“可...恶的富二代!来酒吧...酒吧找小姐姐都不找我...不找我...呜...亏我,亏我每天,守着电话...混蛋堂本光一!”

光一闻言愣了,低头细细看着怀里这个哭花了脸的小气包,鼻尖眼眶都红红的,明天一醒来一定难受,他怜惜地亲了亲剛的额头,放软了声音在他耳边安慰,好啦好啦,以后这个混蛋一定每天都陪着你,给你买小蛋糕买鲷鱼烧买可丽饼...不哭不哭哦...

 

第二天一早堂本剛是在一个温热的怀抱里醒来的,赤裸的胸膛正对着他的脸,他想也没想地咬了上去,紧抱着他的手臂立马松开,他好整以暇地坐起等着那个迷糊的人的解释,解释没等到,倒是又被抱住腰,没清醒的人声音沙哑甜腻地撒娇,硬是搂着剛又躺回了床上。

 

还早。

晚点起来再吃包子。

------------------------------------------------------------------------

其实后面还想写来着

但是我跟人说我今天再不发文我就是**

评论 ( 13 )
热度 ( 148 )

© 蜜枣馅儿的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