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OOC】觅香(完)

KT

望宝贝们观文愉快

--粽子粽子


-------------------------------------------------


雨下的得很大,像有人站在云端捧着个盆,唰的一声就毫不客气地倾倒下来。

 

路上的人们倒是都像有准备一样,早在乌云聚集的时候就拿出包里的伞,只有堂本光一看了看乌压压的天,心中计算了下到商城所需的时间,加快了脚步。只是没想到这雨下得那么突然那么大,狼狈地淋了一身湿的人只能匆忙躲进路边一家商铺的屋檐避雨。

 

眼瞅着时间一点点流逝,雨势却没有减小的趋势,冷风一吹,湿答答黏糊糊的布料贴在皮肤上让人难受的忍不住皱眉。

 

不然跑回去?也不是很远?在他艰难的抉择时,身后传来风铃清脆的响声,一手撑着玻璃门推开的男人朝堂本光一递来一块淡蓝色的毛巾,看着他有些狼狈的样子,温柔地笑着说,“进来避一下吧,这雨得下会儿呢。”

 

怎么说呢,堂本光一多年后回想起来,这个拥有温柔笑容的男人,他可能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但眼下他只是愣了一下,低头嗯了一声,在进门的地摊上多蹭了几下鞋,带着一身水汽迈进店里,带上门。

 

店内没有开空调,朝南的窗户悉数打开,清爽又令人感到舒适,和那个蓄着长卷发的店主给人的感觉一样。

 

堂本光一被领进间小房间,他换上了店主给准备的衣服,两人身形相近,宽大的t恤上有淡淡薰香的味道,左手边的桌上还放着个布制的购物袋。

 

真温柔啊,他把湿衣服叠好放进去的时候这么想。

 

“光一君,外面的茶几上有热茶和点心,请用一点吧。”

 

低缓温柔的声线熨的人身心舒贴,恨不得录下来回去没日没夜地听,

堂本光一目送那位叫堂本剛的店主走进一间和纸拉门的房间,不多时就有断断续续的吉他声从里传出。他捻了块表面撒着草莓碎的小蛋糕丢进嘴里,“好甜!”满满的奶油充斥着口腔,甜味霸占所有感官,倒是不腻。

 

本以为堂本剛那样温润的人,准备的甜点也是淡淡的果香,没想到啊,小孩子一样的爱吃甜食。和剩余的小蛋糕们大眼瞪小眼,最终还是没勇气挑起第二块,堂本光一站起身,背着手观察起这家店,墙壁上挂着各种各样的吉他,对门放着架钢琴,角落还支着架子鼓,适才坐的沙发旁边的玻璃柜里还放着一排号。

 

堂本光一四处看看,又不时坐下喝一口大麦茶。

 

当墙上的挂钟指向三点的时候雨已经停了,乌云散开露出湛蓝的天空。

拉门被打开,堂本剛领着一个个子小小的女生出来,送到门口,还理了理她的双马尾,挥手看她背着大大的吉他背包走远。

“光一君不再吃点了吗?”直到小姑娘的身影拐进巷口看不见,他才回身走到堂本光一身侧,学着他的样子抬头看墙壁上挂着的吉他。
光一没回答,视线盯着墙上一把粉紫色的吉他,很中意的样子,“这些都是出售的吗?”

“也不全是。”剛踮脚伸手取下那把吉他,坐到沙发上轻轻拨了一声,

 

“这把就不是。”

“所以你也授课?”

“恩,只有吉他课。”

堂本光一看着因抱着吉他弓背而显得小小一团的背影,“那你什么时候有空呢?”他走过去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我也想学。”

 

大概是因为刚才断断续续的吉他声连成了一首他喜欢的曲调,亦或许是因为这个身上带着雪松香水味的店主给人感觉太温柔,少年时那股子对音乐的热爱劲又回到堂本光一身上,让他迫切地想要拿起家中那把经久不碰的吉他,感受指尖抵住琴弦的微痛。

突然的发问让堂本剛小小地愣了一下,看见眼前穿着自己t恤的人眼神认真,他轻笑了一声,将吉他放在一边,越过桌子执起光一的手,展开,“手倒是好看。”

光一尽力向后靠在沙发上,尽力离那个散发着雪松香水味的人远一点,但他宽大的领口因弯腰而露出大片雪白的皮肤,看起来比茶几上的奶油小蛋糕好吃多了,还有隐约露出的粉色,大概比草莓碎更甜,光一忍不住吞咽口水,喉结滚动,视线乱飘。

堂本光一一早就知道自己可能是“那边的”,在第一次尝试看小电影却没有感觉的时候。他当时还有些茫然,随手点开另一个链接,跳出来的却是两个身形相近的男人,在他脸红心跳地盯着屏幕上坦诚相见的两人,其中一个的手已经在身下人的大腿上游走的时候,卧室门咔嚓一下被打开了,惊慌失措的堂本光一啪一下关了电脑屏幕,对上姐姐似笑非笑的眼神,她在桌上放了杯牛奶,临出门前还回头盯着自家弟弟说了句我都懂的。

堂本光一无奈地笑出声,已立起的欲望又懒了下去,只剩还没平静的剧烈心跳提醒着他,对不起啊姐姐,握紧了那杯温热的牛奶,他想,你可能没有小侄子玩了。

只是即使知道了自己的性向,堂本光一也一直没有对谁有过太热切的感觉,那种书里和电影里描绘的怦然心动在他看来可能是为爱而爱,根本不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直到此刻对面那个浑身散发着荷尔蒙的人靠近,他的心此刻就像那些书里所写的小鹿乱撞,扑通扑通地就快跳到嗓子口。

“那周末吧,周六晚上可以吗?”沁满笑意的声音拉回光一的意识。

“好。”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这种紧张到情绪无法掌控的情况最近一次还是出现在他小学毕业时站在全校面前发表感言致辞。

 

两人交换好邮件地址堂本光一就站起身告辞离开了,他可不知道如果再在这个充满雪松香的环境里他会说出什么,他打小就对味道敏感,如果我爱上一个人的话,少年时还非常耿直的堂本光一曾经这样对母亲说过,那他身上的味道一定要比荞麦面还要香!

 

这是那时的堂本光一能想到的最高的赞许了。

 

堂本光一拎着布袋子,向堂本剛道了谢,说了再见,鞋子踏在积了水的路上有噗嗤噗嗤的声音,吸吸鼻子好像还能闻到那抹雪松香,天蓝得好看,不过好像忘了什么。

 

难得放空脑袋晃晃悠悠地回到家,换了鞋,将布袋子放在玄关的鞋柜上,他才好像想起什么。

 

自己是出去买午饭的。

 

Pan酱听到开门声跑来,围着愣在门口的爸爸又跑又叫。

 

“你粑粑今天要饿肚子了。”堂本光一弯下腰抱起pan顺了顺毛,眯着眼睛看向透过窗帘缝溜进来的一抹雨后阳光,“不过你有可能要有麻麻了。”

 

 

------------

 

 

今天周四。

 

还有两天。

 

堂本光一一早起来拍掉响个不停的闹钟的时候这么想。

 

公司最近放假,全体员工放假那种,说是为庆祝公司成立多少多少周年,其实大概只是老板想要有个光明正大的假期出去旅游吧,只是可怜了他们这种孤家寡人,光一透过镜子看下巴上冒出的青色胡渣,最终还是没剃,无所谓啦这种事。

 

胡乱吃了点面包当早饭就盘腿坐在电视前打游戏,旁边地毯上躺着的手机亮了几次才被注意。

 

“kochan!!”

 

幸好他有先见之明,在看见来电显示的时候拿远了几分,“啊?”

 

“帮我买个蛋糕,地址店名种类我马上发你,急,关乎我终身大事。”手机那头的声音四周安静,像是在某种类似厕所的地方。没等堂本光一回话就切断了连线,像是知道他会拒绝,就干脆不给一点回绝的余地。

 

堂本光一认命地套上件运动衫,扣了顶渔夫帽抓着钥匙手机钱包就出门,毕竟如果不去买的话会被叨死的吧。但当他站在长濑所言的那个蛋糕店门前,一种“被叨死我也要回去我现在回去还来不来得及”的想法萌生。

 

店铺是很精致的蛋糕店的装潢,精致的餐具精致的蛋糕,很讨人喜欢的那种,只是里面排队的人,不是成双成对的情侣就是衣着可爱的小姑娘,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运动衫运动裤,想了想长濑的后半生,算了还是进去吧。

 

一推开门果然就引来众人的注视,堂本光一压低了帽檐,排在长长的队尾,店里裹满了奶油的甜味道,好像不止,嗅觉灵敏的人抽抽鼻子,有种堂本剛身上若隐若现的雪松香水味,他四下看了看,锁定了角落窗口那个位子,背影稍显单薄,盘发复杂好看。

 

“先生,先生您要哪种呢?”服务员的催促突然响起,惊得他一颤,忙说了长濑交代的蛋糕名,付好钱在一边等侯,眼神又不自主地朝那个窗口瞟,桌上的花瓶里还插着那朵玫瑰,精致的小碟子还闪着光,只是坐在那桌的人已经走了。

 

已经离开了吗?他还想打个招呼来着。

 

“愣着干什么?光一君?”夹着雪松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一回头,堂本剛正拎着他刚买的蛋糕递给他,一缕发丝垂在耳边,侧着头笑得好看。

 

“唔。”光一压下忍不住翘起的嘴角,绷着脸接过蛋糕说了句谢谢,面上不显,心里已掀起了千层浪,他伸手悄悄地摸了摸自己刺刺的下巴,扯了扯自己软塌的运动服,怎么没刮胡子就出门了呢,怎么没好好打扮一下就出门了呢?....也不知道刚才说那种事无所谓的人是谁。

 

“一起走?我等了你有一会儿了,这里人可多了。”他侧过身推开玻璃门,笑盈盈的样子让人想到樱花树下的奈良鹿,一样水润润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地好像在挠人心尖上的痒。

 

“哎可是我要去给长濑送蛋糕...”无意识就脱口而出的话让堂本光一都想给自己个巴掌再吞回去,眼前的人得到这样的回答明显也愣了一下,不过马上扑哧笑出声来,连眼角细小的纹路好像都在笑,“那下次见咯,光一君。”说着就毫不留恋地朝另一个方向离开,留光一一人在店门口,迎风颤抖。

 

长濑。

 

长濑!!!!!!

 

此时忘记了女友生日又正和女朋友一起吃饭只好找亲友买蛋糕支援的长濑打了个大大的喷嚏,空调打低了?扣酱怎么还没来?

 

 

 

----------------------

 

 

 

盼星星盼月亮地终于把周六盼到了,穿上早准备好的衣服背起吉他,堂本光一心里就跟开了盖儿的碳酸饮料一样,咕嘟咕嘟地冒着气,也不是很开心,也不是很想见他,也不是...很想他,就是,镜子里那个压不下的笑容怎么看怎么觉得让人没眼看,不就上个课吗!他埋头在pan酱柔软的毛中,依旧遮不住嘴角的上扬和红透的耳垂。

不好,还没看见他就开始紧张了。


到店门口的时候天还没黑,一路上各种小吃店飘出各种食物的香气,大概是榴莲菠萝蜜,芝士玉米粒,鸡汁土豆泥...还有...路灯突然亮起来,吓得堂本光一一蹦,后退两步狠狠盯着那个吓着他的路灯,斜后方突然传来噗嗤一声笑,一回头,堂本剛正看着他捂嘴笑得开心,“不是,时间到了你还没来,我出来看看...没想到,哈哈哈哈!”
堂本光一不知嘟囔了两句什么走得近了些,撅起的嘴怎么看怎么委屈。

好像每次出糗都能被他看见呢...即使是被好闻的雪松香包裹着也安抚不了他的委屈,嘴越撅越高,眉头越皱越紧,好像一碰上这个人,光一就回到了三岁,哼哼唧唧地想要抱抱亲亲,又怕吓到这个刚认识不久的男孩子。

“好啦乖,我不笑你了不笑你了。”不知道自己三十了还被称作孩子的堂本剛看着眼前低着头的人笑眯了眼,像哄他平时教的小孩子一样顺了顺堂本光一耳侧栗色的头发,不小心碰上了他红透了的耳廓,柔软又滚烫的触感,路灯下异常诱人的颜色,堂本剛若无其事地收回手,试图不去理会指腹开始烧起的温度,“走吧。”他说。

 

 

-------------------------

 

 

虽然带着些不明的意图,但是音乐的世界还是不论何时都让人沉醉,不知不觉几周的课程已经结束,堂本光一还是有些底子,回忆回忆基础和弦就开始能弹奏些简单的曲子了,再加上些技巧的教学,剩下的就只是多练了。“其实光一君根本不需要上课的。”堂本刚一边小口小口地嘬着热白开一边看堂本光一将吉他放回琴包,“到底是有底子的,多练练就好了。”

 

“不过平时上班忙没时间,到你这权当放松一下了。”他实在是喜欢紧了这个雪松味的店主。

 

“那我还收你学费呢!”堂本剛放下杯子,伸手阻止了要背起琴包的人,“一起吃个饭?我请客。”

 

来自喜欢的人最完美的笑容附赠一个无比可爱的wink,就算是地球毁灭堂本光一也会回答,“乐意至极。”

 

结果最后两人还是没有去餐厅吃饭,只因选定的餐厅所在的商场大约是用香水拖地的,堂本光一站在门口任凭堂本剛怎么劝都不愿进,太难闻了我会吐的,他这么说。不过作为补偿,光一提议回他家他来做饭,也算是种计划外的惊喜。

 

“嘿,你对气味那么敏感的吗?”

并肩走在没什么人的巷子里,堂本光一第一次觉得竟然有人能做到低走数着格子走路也那么可爱,“嗯,好闻的气味会让人忍不住接近呢。”

 

堂本剛闻言笑着靠近,近到两人的鼻尖可能只相隔0.1厘米,堂本光一能从他黝黑的眼瞳中看见自己有些慌乱的身影,“那我好闻吗?”

 

“嗯...嗯”他僵硬地点了点头,伸出的双手迟疑着想要落在剛的腰上。

大胆的人盯着堂本光一的轻声笑,似乎在笑他有这个心没这个胆,他伸手勾住光一的脖子,拉近两具火热的身躯,毫不犹豫地亲上了他因惊讶而微张的唇,“很甜。”只是轻轻的触碰就分开,搂着他脖子的手却没放开,堂本剛一刻不移地盯着光一的眼睛说,“那你喜欢我吗?”

 

堂本光一没回答,只是迟疑许久的手终于坚定地落在肖想已久的腰上,火热的温度烫得剛颤了一下就想分开两人的距离,到嘴的鸭子哪能跑,光一搂紧了怀里人的腰,咬上他的下唇,细细模棱小巧的形状,直到他两片唇瓣水润润的像樱花味果冻才加深这个亲吻,柔软的舌交织,交换彼此的津液,令人耳红心跳的声音在寂静的小巷子里格外地清晰。

 

“我喜欢你。”两人呼吸凌乱地分开,却依然牵着彼此汗津津的手,堂本光一舔了舔有些肿的下唇,“从闻到你的香开始。”


---------------------------------------------

感觉有人催写的比较快

所以特此感谢我们鲜榨豆浆(如果没有豆浆我大概这篇一半都写不完

依旧是网易日推

其实我每篇都是推歌的



评论 ( 5 )
热度 ( 98 )
  1. 催文一号店蜜枣馅儿的粽子 转载了此文字
    甜~

© 蜜枣馅儿的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