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OOC】再见(完)

KT

甜饼

望宝贝们观文愉快

--很困的粽子


-------------------------------------------------------


他翻过几座山踏过几条河流


跋山涉水来到这里


他说他终于洒脱


 ------------------------------------

 

眼下这个情况可不在堂本光一的预料范围内。


装修简陋的酒吧厕所,头顶的白炽灯一闪一闪的伴着电流呲呲的声音,洗手台和镜子上都有常年累积而擦不掉的痕迹,恐怖游戏的标配。



可这些都不是重点,堂本光一抗拒地紧贴着厕所潮湿冰冷的墙壁,一低头就能看见眼前女生傲人的事业线,她的手还不规矩地摸上堂本光一的小臂,用不甚流利的英语赞美他精致的面孔和紧实的肌肉。


天地良心,堂本光一在被拽进厕所的那一瞬间就想甩开她的手扭头就走,可身处异国他乡,这女孩儿拽他进来前还跟酒桌边上的光头肌肉男说了什么,光看神情堂本光一就觉得如果他敢在这甩开这个女孩,外面的光头佬就敢让他横着出这个酒吧。


于是事情就进展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就在那一头泡面卷的黑人女孩手碰上他的皮带扣,而堂本光一抬手准备一个手刀劈昏她的时刻,厕所门被人推开了。


走进来个穿沙滩裤人字拖的白皮肤小哥,亚洲人长相,他盯了堂本光一两人几秒,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眼见着就要怎么进来怎么退出去。


“抱歉。”标准的日式英语发音蹦进堂本光一耳中,他瞬间眼睛都亮了,盯着宝似的瞅那小哥,“帮帮我。”“哎?”难得在中东国家听见日语,所谓老乡见老乡,那小哥也不磨叽,退出去一半的腿又收了回来,顺手带上了厕所门,操着一口流利的东欧话走近两人,却在看见那女孩儿的长相又惊了一下,“艾米莉?”


-

几分钟后三人就和那光头佬在酒吧的圆桌旁边坐定,那个叫艾米莉的女孩和年轻人聊的笑得合不拢嘴,不过那女孩儿的哥哥,也就是那个光头佬,用狐疑的目光盯着堂本光一,侧着脸问了句什么,光一听了忙借着桌子的遮挡扯过年轻人的手,若无其事地在那软绵绵的掌心写下自己的名字。东欧话还是听得懂几个字的,不然怎么敢只身一人飞那么远。


万幸艾米莉对堂本光一只是一时兴起,得知是朋友的朋友之后也消了兴趣,抱着哥哥的手臂小口小口地嘬着朗姆酒,饶有兴趣地盯着坐在一起的两个人,又和年轻人侃了一会就摆摆手扯着自家哥哥先一步离开了。


约莫着是喝了几口酒的缘故,年轻人圆润的脸上泛出红晕,眯着眼睛问堂本光一,“再坐会儿?”


“不了。”


他闻言吃吃地笑了两声,也就牵着堂本光一的手走出了酒吧。


夜晚的风有些干燥有些凉,吹散了点酒气。酒吧门口小巷子的角落立着几个人影,烟雾缭绕中有令人不适的视线,“别担心。”青年没放开牵着的手,拉着堂本光一沿着巷子走。



“他们知道我是哈里的朋友,不会来找麻烦的。”


“倒是你。”他侧着头看堂本光一,圆溜溜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直到他耳尖泛红手心出汗,才扑哧一声笑开,“长那么好看很危险的。”


青年侧脸圆润,微鼓的红润脸颊配上忽闪忽闪的长睫毛,小巧的三角嘴一张一合地说着些有趣的段子,像极了某种有毛茸条纹大尾巴的小动物。


他知不知道其实他自己才是那个一个人走夜路很危险的人。


“今天谢谢了。”堂本光一有些不自然地摸了摸脖子。


“没事没事,对了,我叫堂本剛,和你一个姓哦!”有些醉了的人情绪高涨,手舞足蹈地比划,“听说全日本姓堂本的只有五千户,光一!”兴许是因为两个同国籍同姓的人能在异国的巷子肩并着肩地走着,这缘分太过难得。两位堂本先生很快就熟络起来,摈弃了敬语,像一对拥有多年交情的老友。


只是紧握的手因手舞足蹈的人而分开,掌心渗出的薄汗,风一吹就消失干净。


“光一住哪啊?”


“啊我还没找好,这附近有什么旅店吗?”


“那你的行李放哪了?”


“我没带行李啊。”


“?”


“就带了手机和银行卡。”


理所当然的语气让堂本剛皱起了眉头,“可这个地方大部分商家只收现金,最近能取现的银行过去也要两个小时路程。”


他有些错愣地盯着眼前更加错愣的人。


现在还有没制定旅行计划就出门的人吗?


他该不会是因为失恋所以突然想出国散心,就买了机票直飞中东吧...


脑内突然浮现出八点档小剧场,连带着看堂本光一的眼神里也多了些同情。


“少年郎啊,人生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堂本剛伸手拍上了眼前人的肩膀,无视他错愕的表情,“今晚就跟我凑合吧。”


堂本剛住的地方是个极具中东特色的旅店,店主却意外是个中国人,每天抱着算盘说欢迎光临。这种旅社一般来说都是以床铺为单位出租,只是堂本剛和店主从funk音乐聊到古代鱼的养殖经验,店主一乐之下就以一张床铺的价格租了一间朝阳的房间给他。


“哇哦。”堂本光一坐在铺得软软厚厚的床垫上听得一愣一愣的,只觉得这样直接和陌生人搭讪可比金融会议谈判难多了。


“愣着干什么,洗澡去呀,等我帮你啊?”洗完澡的人穿着一件宽大的T恤,正擦着头发。只斜眼瞟了堂本光一一眼,那人就立即站起身,顶着可疑的红晕进了浴室。


还稍有水汽萦绕的浴室充斥着薰衣草味浴盐的味道,他环视一周,锁定了洗手台上那瓶紫色颗粒的液体,又想起刚才那个露出雪白脖颈的人,脸又可疑地红了。


都怪浴室水温太高,熏得。


等到堂本光一洗好出来,另一位堂本先生已经在床的一侧姿势乖巧地躺好,空出一侧和床头柜上温柔的灯光。他轻手轻脚地爬上床,头发湿漉漉的有点难受,不过现在再吹的话一定会吵醒旁边的人,堂本光一想了想还是枕着手臂准备入眠,就在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听见旁边传来黏糊糊的声音,“光一洗好了嘛?”


“嗯。”


“我没听见吹风机的声音呀...”


“没吹,睡吧。”


“那怎么行,要头疼的。”


旁边的人慢慢悠悠地爬起来,晃晃悠悠地拿过电视机柜里的吹风机,插上床头边上的电源,“来,坐起来。”说着还打了个哈欠。


“那...麻烦你了。”毕竟都把人家吵醒了,堂本光一有些不好意思地背对着堂本剛坐起身,感受到吹风机暖暖的风和穿插在自己发丝中轻柔的手,“洗好头一定要吹干哟,不然要头疼的。”


“唔,你跟我妈妈一样。”堂本光一乖乖地低着头嘟囔出声。


“喂!嫌我唠叨了嘛!”他回过头看见堂本剛叉着腰,像是依着他的话在模仿他的妈妈,意外的逗得堂本光一笑得前仰后合,倒在床上捂住肚子。


“男大姐吗这不是!”



两人又侃了几句也就各自躺下睡了,被软乎乎的被子和好闻的薰衣草香包裹着,堂本光一许久没睡得那么好了,梦里不再是逼人的黑暗,紫色的烟雾散去,显现出大片大片的薰衣草田。


不过醒来时,许久未曾放松的肌肉有些酸胀着痛,他揉着肩膀坐起来,被透过窗户直射进的阳光闪得睁不开眼。


“光一醒了啊,来楼下餐厅吃点早饭吧。”从门口传来的声音听起来心情不错,堂本剛今天穿着白t和一条背带裤,看起来不过二十上下,年龄差有点大啊,堂本光一想了想自己上个生日蛋糕上插着的28岁蜡烛,不对,他翻身下床利落地套上衬衫,他多大跟我有什么关系。

大约是已经过了早餐时间了,楼下的餐厅只稀稀落落地坐了几个人,他走到堂本剛旁边拉开椅子坐下,喝着温热的豆浆侧着脸看他,塞满了食物的嘴巴鼓了起来,表情餍足。


“看我干什么?吃啊。”


“恩。”


  光一看着他吃东西的样子,嘴角扬起了不经意的一抹笑,真可爱啊,还很...色情。


“我说,”他咽下一口豆浆,“你有计划去哪吗?”


“没有。”堂本光一几乎不假思索,跟着眼前这个人一定比旅游计划上一板一眼的时间表有趣。


“所以你不会真的是失恋了,然后突发奇想出国散心吧...”

“不,我没有女朋友。”


堂本剛食指点了点桌子,撑着脑袋盯着他,“那真是天然啊……出国都没计划。”


“所以你打算呆多久呢?”


一口咬下大块面包,不太适应硬面包的人有些咀嚼困难,含糊不清的说,“几,天吧。”


“唉这样吗,我今天下午就走了。”


“??”

“所以抱歉啦,可能不能带你逛了,不过我已经和阿肆打好招呼,你可以继续租那间,这儿是能刷卡的。”贴心的叮嘱和轻松的告别才是两个萍水相逢的人分开时应有的态度,只是光一嘴里的面包好像更加难嚼,连喝几大口豆浆也咽不下去。


吃完后堂本剛就回房间收拾行李去了,光一起床的时候看见过,房间角落那个超大的旅行包,看起来是个习惯了旅行的人。


堂本光一只身出了门,身上除了手机就是只有个钱包,装满了银行卡,没几张现金,也不怕丢,被抢了就挂失嘛。


炽热的阳光烫着地面,路上裹着纱巾的姑娘眼神更加热情。


现在该去哪呢?他想了想还是给旅馆去了个电话,得知堂本剛已经离开后他干脆告诉店主自己也不回去了,就盲目地在街上乱晃,也不知道自己在哪,也不知道去哪,想着逛累了就打辆车直奔机场,这地方也没什么好呆的,不如回去继续自己未通关的游戏,和早上准备和另一位堂本先生一起游览的心态判若两人。


正想着,眼前突然混过去个足球,晃晃荡荡地就要滚去机动车道,堂本光一条件反射地伸脚勾了回来,传给追着球跑来的孩子。抱着球的孩子走近了两步露出大大的笑容说了句谢谢,乖巧可爱的样子让光一忍不住伸手想摸摸他的头,却不想被一个侧身躲开了,竟被那孩子瞪了一眼跑掉了。


“不能用左手啦。”


黏糊糊熟悉的语调突然在身后响起,堂本光一回头就撞上了那个小鹿一样清澈的视线,“我又不知道啦...”他三步并两步地靠近那个背着超大旅行包的人,嘟囔着说出口的话像是在撒娇。


“你怎么在这?”


“我还想问你呢。”两人肩并着肩,“你知不知道在这里的人上厕所不用纸啊...”


“哎?!”

堂本剛顿了一下又说,“他们都是左手擦屁股右手吃饭。”


“啊这样的吗....”堂本光一一脸震惊的表情逗的他一乐。


炽热的阳光好像也温柔了点,穿过巷子的风好像也温柔了点,街上的姑娘的目光好像也温柔了点,堂本光一的心好像也温柔了点。


他歪着头盯着右手边喋喋不休的人,忍不住伸手揪住了他一缕挑染成红色的头发,“你怎么红了?”


堂本剛没回答,笑了两声,垂下眼眸,加快了脚步。


又想到什么似地回过头,“你现在去哪?”


堂本光一也不客气,笑呵呵地回他,“你去哪我去哪。”


“那回日本?”


“你没有其他计划了?”


“有倒是有,就是想吃梅干了。”


两人相视一笑。



------------------------------------------------------------


说起从前,他有太多故事要讲给他听。

 

他说现在,他有太多需要紧紧抓住的东西。


-------------------


可能有后续

其实我觉得不甜

我只会写流水账

这首也是日推

真·佛系写文

脑洞来自DB

评论 ( 13 )
热度 ( 102 )

© 蜜枣馅儿的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