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OOC】历历万乡

KT

旅行梗

望宝贝们观文愉快

--粽子




---------------------------------------------------------------------------------


堂本光一第一次见到堂本剛是在他家乡那个小镇每年一次的音乐节上。背着一个比自己还大的旅行包的人,挤不进人群,伸头探脑地找空余的位子。


也不知道堂本光一当时是怎么想的,他伸直了手臂朝那个陌生的青年晃晃,喊了他一声让他过来。


“啊您愿意分我一个位子吗!”青年看起来最多二十来岁,圆润的脸像极了堂本光一今早吃的那个雪白的糯米团子,喜欢旅行的人也能像室内党那么白的吗?


“嗯,朋友恰好不来了。”


“那太感谢了!我叫堂本剛,很高兴认识你!”即使在重金属的音乐声中,堂本光一还是清楚地听见了他的自我介绍,三角状的小嘴一开一合说个不停,很外向的男孩子啊,“我叫堂本光一,很高兴认识你。”“我们同姓吗!那么巧!”圆咕隆冬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忽闪着睫毛,想起什么似得在他巨大的旅行包中翻找,拿出了一个蓝色的布包包递给堂本光一,

“位子的回礼!”

“是糖哦!”

“世界上各个地方的糖!有好吃的也有不好吃的,但都超有特色的!”



堂本剛看向舞台的侧脸映着绚烂的灯光,好看得让堂本光一不自觉地攥紧手里的布袋子庆幸长濑智也今天放了他鸽子。


“你是旅行家?”


“差不多吧,不过是为了走过所有的地方,然后找一个最喜欢的地方住下来。”


“那你找到了吗?”


“每个我走过的地方我都很喜欢!”堂本剛从兜里掏出两粒包裹着塑料糖纸的水果糖,“给,吃这个,我小时候最喜欢这种。”糖果还有他口袋里的温度,和那个蓝色的小布袋一起被堂本光一捏在手里。他看看身边渐渐融入音乐氛围的年轻人,又看看已经暗下来的天空,相比起堂本剛,他真是老头子啊。


 


音乐节以冲上天的烟火完美结束,美得堂本剛都忘记了自己的旅行包,捧着照相机自顾自地对着烟火和舞台拍照,被人流挤走也不自知,惊得堂本光一忙背上那个巨大又沉重的旅行包跟上他。


“我说你....”堂本光一还没说什么就看见眼前的背影回过头,照相机镜头对着他就是咔嚓一声,“光一可好看了!好看得我都不想走了。”被直球击得头晕目眩的堂本光一红着脸说不出话,心里居然真的在意起这个阳光一样开朗的青年人是不是真的愿意为了他停下脚步。


“小!!光!!!”高大的人影冲着堂本光一飞奔而来,临近也不降低速度,直扑在堂本光一身上,连人带包倒在地上。“小光你怎么倒了!啊,原来还有那么大个包?咦这位是?”长濑智也伸手拉起堂本光一,拍拍他的屁股,上的灰。无视好友杀人的目光,向堂本剛投去好奇的视线。


“你好我叫堂本剛,来旅游的。”


“光一的旧识??”


“不不不,刚认识的。”


“哎我就说没见过小剛那么好看的男孩子!”堂本光一哽了一口气在喉咙,自己想了那么久没想出来怎么夸剛好看,就被这个冒失的家伙抢先了。


“剛你今晚住哪定了吗?”他一跨步挡在长濑前面,嗯,挡不住。


“啊还没....”


“住小光家啊!”


“不太好吧,太打扰了。”


“小光家里是镇子上唯一的旅店哦!”长濑智也笑呵呵地揽住堂本剛肩膀,回头看了一眼,“小光愣着干什么,走啊走啊,回家。”


堂本光一气得颠了颠背上的旅行包跟在他们身后,明明我先认识的人!


“光一,包我来背吧,挺重的。”堂本剛走到一半才想起自己包还人家给背着呢,回头向堂本光一伸出手,笑得像个小精灵。


大概堂本光一今天也不太正常,他伸出手握住了那个看起来就软软得很好捏的手,恩,意外的手心有层薄薄的茧呢...


堂本光一惊得赶紧缩回了手,感觉自己的脑袋都烧成了浆糊,哇他都干了什么。“我...”

“你们怎么了!走啊!”远处的长濑朝着两人招手叫他们过去。


“我背就好,走吧。”堂本光一眼神飘着不敢看另一位,率先一步往前走去,正好错过另一位堂本先生耳朵通红的样子。

 



堂本家的旅馆中堂本剛坐在一堆小朋友中间,笑容温柔地讲着自己旅游中各种格样好玩的经历,拿出造型奇特的小玩意分给他们,直到最后一个小姑娘被母亲抱走,临走前扒着堂本剛的肩膀吧唧亲了他一口,“我喜欢剛哥哥!”


“麻烦你了。”堂本光一拿来两杯热牛奶,在堂本剛身边坐下,“他们父母下班晚就帮忙照看一下。”


“哪有,他们都很乖的。”剛捧着玻璃杯,温热的牛奶正好中和了微凉的天气,“麻烦光一留我住了。”


“大概最近音乐节旅馆才满了,只能住我房间了,过两天大概就有房间了。”


“嗯,我不会留很久,大概这两天就走。”


堂本光一闻言扭头看那个捧着牛奶小口嘬的人,不是说光一好看得他都不想走了吗?人家只是客气一下你还当真了?他手指无意识地缩紧,指尖泛白被堂本剛看在眼里。


“我会给光一寄明信片的哟!”轻快的语气像没有心事。


“糖果呢...”


“哈哈哈光一喜欢吃糖果呀。”剛把空玻璃杯放在桌子上钻进铺好的被褥,“会有的哟!”


“那我先睡了,晚安哦光一。”


“晚安。”


我不喜欢吃糖果,不喜欢甜腻的味道萦绕不散,不喜欢包装幼稚的糖纸,也不喜欢吃完后嘴里有些甜却又有些酸的感觉。


蓝布袋放在枕头下,能感觉到稍稍的硬,不太舒服,光一抓过被子罩在头上,睡吧,睡醒了就好了。

 



果然,睡醒了就好。堂本光一是被透过窗户照进来的阳光叫醒的,身边的另一床被褥已经被收拾好了,整齐得像不曾有人睡过,门后的大旅行包也不见了。桌上有杯有些凉的牛奶,用力握着感受一下还是能感觉到些温度,杯子下压着张纸条:

“光一我今天就走了哟,会寄明信片给你的!认识你很高兴! :D  --堂本剛”


这就走了啊,堂本光一捏着那个纸条,稍不注意就捏出了痕迹,他忙松开力度,放在桌上用手撸平,人都走了还留着纸干什么,刚醒的人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呆呆的,想了想,把那纸条攥成了团扔进垃圾桶,换衣服下楼吃早饭去了。


 

此后每个月都能收到堂本剛的明信片和糖果,有时还夹着好看的糖纸,光一妈妈笑着打趣说邮递费都贵得不行,结果就寄了些糖纸来。


光一闻言也不说什么,把糖果装进那个蓝布袋子,糖纸和明信片都放进桌子左边第一个抽屉,明信片的最下面压着一张皱巴巴的纸条。


堂本光一也想回信,可是写什么呢,寄去哪儿呢,那个一直在路上的青年,现在在哪呢?



-----------------------------------------------------------


又是一年音乐节,来到这个小镇的旅客依然形形色色得多。

依旧是去年的那个位子,堂本光一坐在那,穿着足足挑选了一周的衣服,打理了软塌塌的头发,盼望着谁的到来。

可是直到最后一曲都结束了,观众们也都走完了,天也完全黑下来了,堂本光一身边的位子还是空着的。怎么办呢,他没来,舞台上的灯都灭了,只剩下路灯孤零零地照在堂本光一身上。

凄凉啊。


“您愿意分我一个位子吗?”身后传来又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你有糖吗?”

“水果糖行吗?”

蓝布袋子静静地躺在一边的位子上,鼓着肚子吃下最后一颗糖。

评论 ( 2 )
热度 ( 70 )

© 蜜枣馅儿的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