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OOC】修表记(上)

KT

望宝贝们观文愉快///

(对我改名了希望你们眼熟我,然后我再换头像)

(超想换,憋了老久)


----------------------------------------------


堂本光一的表好像坏了。

 

它以时快时慢的速度走着,夹杂着堂本光一的咳嗽,像个暮年的老妪,外表依然精美,但呼吸已经有些吃力了。

 

这只表贴着堂本光一的左胸口走了二十年了,那样完美的结构,从来没有出现过差错,怎么突然坏了呢?

 

起初堂本光一还只是摸索着给它校校准,定定时。直到某个夜晚,它突然停了下来,足足有十几秒钟,才眨了眨眼,回过神继续走动。吓得堂本光一像个失了水的鱼,浑身冷汗大口呼吸着失而复得的氧气。 他捧着表坐在床上,也不开灯,就着后半夜的月光,细细端摩着古朴的表面,镂花精致的表针,熟悉又陌生,毕竟堂本光一从没那么仔细地看过它。


只是,古铜色的表轴边缘些许的黑,近一看,像烧焦的痕迹?

 

他左思右想也想不出它什么时候受过难耐的火燎,竟让金属的表轴都烧黑。偏巧教堂的钟声响起,振起雪白的鸽子从窗口飞过,唤起它睡梦中的信徒们,昭示着清晨的到来。

 

堂本光一眼见着实在想不出来,干脆胡乱披了一件外套,小心地揣着表去了一家大珠宝店,表坏了就修修嘛。

 

 ---------------------------------------

 

“客人您这表时间不准啊!”

“它...”

“没事没事。“高高壮壮的经理戴着个小放大镜,打开表壳阻止了焦急的客人的开口,“我给您调调就好。”说着请堂本光一在一边的凳子上坐下稍等片刻。

 

这还是他第一次把表给除他以外的人碰,这个经理好像并没有看见自己表轴上烧焦的痕迹,而且,这个叫长濑的家伙看起来愣得慌,真的能修好吗?堂本光一紧张地挺直了背,伸长了脖子看长濑智也戴着白手套的手指碰上了整时器。

 

或许他该圆润些,好看些,有一缕调皮的卷发跳到眼前,这想法突然出现在堂本光一的脑海里,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柜台前向那位长濑经理的耳朵伸出了手。

 

“我可不是那边的。”

"抱歉。"

长濑笑着的打趣也显得异常熟悉,只是这话像该从另一个人嘴里说出。

那个男人。

堂本光一稍窘迫地收回手,连声道歉。

“常来光顾就好哟亲。”

 

----------------------------------------

 

那个人是谁?戴着白色手套半长卷发的男子? 是个钟表师?这表还曾坏过?杂乱的问题出现在光一的脑中,像团理不清的毛线,但他不是家猫,没有那个兴致一点点梳理,他现在只关心自己已修理过的表是否能维持自己的日常工作生活。

 


但即使长濑智也保证表已经修好,堂本光一还是觉得不对劲。


它好像缺了什么,走得慢慢的,懒懒的,让它的主人也变得喜欢发呆,原本一天的工作量他要做上一个礼拜,气得他的老板,那个弓着背的老人,指着他的鼻子骂,骂完了给了他个长假,让他滚去清醒一下。

 

这让堂本光一有时间坐在自家院子的摇椅中晃着发呆,其实他才知道这栋屋子有个小门,通向一个小花园。即使他发现的时候花园里已经杂草丛生,不知名的野花混着一些名贵品种肆意疯长,但不难看出它原来完美整洁的格局。

 

它该属于一个人,一个男人,半长的卷发堪堪能触到肩头,坐在那张藤木摇椅中翻着书。

 

堂本光一跌坐在摇椅中,在胸口的表突然转得飞快,滚烫地烧着他胸口的肌肤,只好紧抓住扶手,熬过难耐的疼痛。

 

他是谁?一而再地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像是摆在角落里久不曾触碰的宝贝,落了灰结了蛛丝也掩盖不了他的存在。

 

表轴上烧焦的黑色面积好像越来越大了,伴随而来的是越来越剧烈的疼痛和越来越长的梦境,这是他以前从未有过的经历。但至少对于一个一直以来闭眼天黑睁眼天亮的人来说,梦简直是难以言说的美好,只是,他总是梦到那个男人。

 

梦到他在橙色灯光的书店里低头看书,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扭头冲自己笑,在疾行的单车后座上牵着飞扬的彩色气球,在闪着光的喷泉前递出一大捧玫瑰,在堂本光一家里的沙发上,厨房里,餐桌边,还有床上....


一切的梦境真实得像他切实经历过,只是他忘记了,忘记了曾经有个人和他如此亲密,忘了有个男人会赤脚盘腿坐在他家客厅的那个灰色的沙发上,抱着一把粉紫色的吉他,长发别在耳后晃着脑袋低声弹唱。

 

如果他梦到的都是真的,堂本光一拉开那扇许久不曾问津的储物间的门,在几个高大纸箱子的背后,像是被谁故意藏在这儿的,有一把粉紫色的吉他,琴头上写着小小的字母像小小虫的须挠着堂本光一的痒。


Tsuyoshi.

 


多狠心啊你,还好我想起来了,堂本光一嘴上嘟囔却又小心地握着琴颈把它带出储物间,架在沙发的左手边。最爱的吉他都不要了,琴弦都锈了,还是等你回来再换吧。


堂本剛。

 


--------------------------------

 


“不是说好不让他想起来的吗?”


“我没!”


“那是谁模仿我的语气说话?”


“我...那你为什么离开扣酱还拨他的表!”


“他最好不记得我。”


那家最大的钟表店后间里,堂本剛皱着眉头掐灭了烟,太久没吸了,刚闻着味儿就呛。


“堂本剛,你没看见吗?”长濑智也伸手揪着沙发上人的领子,却又舍不得用力,紧了紧拳头又放开,挥手摔了桌上的玻璃杯撒气。


杯子掉在厚厚的毛地毯上,别说碎了,声音都没有。


“他的表转速过快,看情况不止一两次了。”

“你好歹哭两滴眼泪出来!再没有眼泪他的表要爆了你知不知道!”


“吼什么吼!”冈田准一端着杯茶推门进来,狠狠瞪了火气上头的人一眼。长濑再气不过也知道自己话说过头了,涨红了脸再说不出话,摔门出去了。


拿走了石子的水面一片平静,静悄悄地都能听见堂本剛心跳剧烈的声音。


双手抱胸垂着脑袋的人突然抬头,眼眶泛红,在微黄的灯光下显得异常揪心。


“小准,我哭不出来。”


“...我知道。”


“我爱他...我很想他,很担心他,可我哭不出来。”


长长的卷发披散着,只着衬衫的肩膀微微颤抖显得异常单薄,“我哭不出来。”

“对不起。”

“光一。”

“我哭不出来。”


-----------------------------------------------------

*灵感来自《机械心》《修表记》

-----------------------------------------------------

hhhh我加三也考完了!

算过上寒假生活了!

上次说好的两篇也只写了一篇!

对!这就是我!

啊这篇结尾想不好啊,不敢be。

会死。

看看有没有宝贝喜欢。

没有我就坑了qwqqqqqqqq




评论 ( 14 )
热度 ( 46 )

© 蜜枣馅儿的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