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OOC】旋木(完)

KT

极短篇

望宝贝们观文愉快

---------------------------------------------

糖果色的建筑,七彩的气球,脸上涂着厚重油彩的小丑,还有旋转木马,将天空都映上了生动的颜色,构成了供应欢笑的天堂,引人流连逗留。
当然,前提是作为游客,而不是被游玩的那个。

堂本光一百无聊赖地站在,应该说是被钉在旋转木马的圆盘上,中轴上欧式的花纹包裹着大面的镜子,映出堂本光一的样子,一匹亮红漆鬃毛的白色木马,套着红色的,绘上蓝色流苏装饰的马鞍,前蹄高扬作奔跑飞跃的样子,让人情不自禁想拽住缰绳翻身而上。

但大概是制作时的失误,这匹木马比四周的木马都要高,只是游乐园迫在眉睫的开园日期是早就定下来的,于是只好留下了这个小问题。

幸好有这个问题,堂本光一叹了口气,他也不能叹气,精致的木马外壳就像中世纪贵族小姐的束腰,牢牢地扣着堂本光一,那些娇弱的提着手包穿着小短裙的姑娘们撂不下脸冒着走光的风险跳上这俊俏的木马,孩子们也跳不上这高大的木马。

所以,

还好,

还没被骑过。

正这么想着,堂本光一觉得自己的缰绳被人扯住了,在堂本光一的目光所及范围内,他看见了个有点瘦的孩子,看不见脸,只有衣摆下露出的白嫩的侧腰和匀称的小腿纤细的脚踝暴露在他的视线里。

跳不上来的,孩子,你有一米吗?

喂喂喂,我说你轻点轻点,绳子都要扯掉了。

虽说没有痛觉,但堂本光一还是能感受到身侧的孩子固执地扯着他的缰绳想要踩着一边的马腿跳上来。

小心点啊!你家大人没教过你生命可贵吗?

算算时间,旋转木马马上要开始运转了,大约这孩子也知道快开始了,动作更加急切,堂本光一都能感受到他紧抓着缰绳的汗津津的手掌心。

换一个吧,你看看看旁边那个粉色的不也挺可爱的吗?别硬上!很危险的!

孩子听不见堂本光一激烈的内心独白,用力扯着绳子在高抬的马腿上摸索了个着力点,一用力翻身腾空。

小心小心小心小心。

可是,木马的表面是光滑的,倾斜圆润的轮廓和微小的摩擦力根本不足以支撑一个人的重力,如果堂本光一能动的话,他一定扭头闭眼不去看那残忍的一面,可是堂本光一不能动,而那一画面也没有发生,孩子落在了马鞍上。

“呼,吓死我了。”黏糊糊的奶音有几乎要哭出来的语调。

堂本光一看见镜子里自己背上的那个孩子,该说是个少年吧,大概十四五岁的样子。

只看那形状漂亮的小腿和腰根本看不出来年龄,堂本光一义正言辞地为自己辩解,不,我不是没有常识,十四五岁不能叫孩子吗?就是孩子。

“叮铃铃铃……”旋转木马开始运转的声音,配着甜蜜温暖的背景音乐,像是能让人忘记刚才发生的惊险一幕。

根本不能。

堂本光一觉得自己现在生气极了,这孩子不知道保护自己的吗?

他透过镜子看见这个漂亮的少年随着木马的上下晃动雀跃地四下张望,漂亮的大眼睛里闪着水光像装进了这糖果色的游乐园一样令人着迷。

好了伤疤忘了疼。

堂本光一从来不知道他可以这样的絮絮叨叨,他反反复复地说着小孩子要保护好自己,不能做危险的事,以至于音乐停了他都没有意识到,平时转啊转啊怎么都不停的机器怎么今天突然一下就结束了?

一对夫妇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优雅的夫人哭花了妆,看着丈夫把自己的孩子抱下木马就扑上去抱紧了小少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你看你看,让母亲伤心了吧。

少年咬着下唇一脸羞愧,伸出手拍了拍母亲的背,嗫嚅着说自己再也不会了,又悄悄地回头看堂本光一,像是爱极了这匹漂亮独特的木马。

再来啊。

堂本光一看着小少年被父母领走,突然有点喜欢这个他原来讨厌极了的游乐园。

他还会再来吧。

堂本剛,你会再来的。

你会一直在我身边的。

眼前的游乐园突然模糊,连同着空气,扭曲了起来,五颜六色得像优秀画家的调色盘,混杂却说不出的好看。

小少年回来了。

堂本光一没等多久,他看着堂本剛稳稳地踩着晃动的地面,青涩的脸上有着温柔的微笑。

他一步步像自己走来,一步步长大,由稚嫩的少年长成优秀的大人,变得是越来越温柔的眉眼,没变的是眼底的笑意和爱意。

堂本光一伸出手,接住自己的爱人,附上个吻。

原来,我从很早之前就开始爱你。

----

厚重的窗帘紧拉着试图遮挡住阳光,却还有几缕透过缝隙踏着轻快的脚步,踩在堂本光一的脸上,他皱紧了眉毛,抱着被子转了个身。

做梦呢,别吵。

...做梦!

堂本光一掀开被子直挺挺地坐了起来,动静大到惊扰了旁边还在睡的人,堂本剛闭着眼往那个扰人清梦的家伙身上扔了个枕头,“表吵。”

“剛,我做了个梦!”顶着一头翘起的乱发,堂本光一扯着身边的人坐了起来,手舞足蹈地比划着什么。

“这位大叔,你的梦要是一点实质性意义都没有,我就把你送去精神病院改造好再出来。”被扰得彻底没了睡意,堂本剛扯着嘴角似笑非笑地盯着眼前的人,大清早被人叫起来听人说梦,论谁都要生个气。

“我跟你说!我这个梦!!这个...梦.....”堂本光一的声音渐渐小了,舞动的手也垂了下来。

他梦到什么了来着?

完了。

忘了。

他看着堂本剛越来越冷的眼神,
不好不好不好。

急中生智的堂本光一先生伸手就把那位右手无名指戴着银色指环的堂本剛先生拥进怀里,和他十指相扣,金属碰撞发出细微的声响,“我不记得我梦见什么了,”

“但我记得梦里我也很爱你。”

----

太狡猾了,这个家伙。

---------------------------------------------

ヽミ ´∀`ミノ<
我考完啦
感激各位可爱的gn的祝福
明天还有个口试
试完第二篇
啦啦啦
不保质不保量













评论 ( 8 )
热度 ( 46 )

© 蜜枣馅儿的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