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OOC】王子与狐狸 (上)

KT

童话

望宝贝们观文愉快

-----------------------------------------------------------------

 

从前的从前,在一颗名为T244的小行星上住着一位小王子,这位名叫堂本剛的小王子戴着浅棕色的贝雷帽,盘着两根发尾会翘起来的麻花辫,黑色斗篷上的细碎流苏会随着他的步伐一晃一晃的。

 

T244很小,小到只住得下一个堂本剛,和他的玫瑰,“我爱这朵玫瑰!”堂本小王子逢人就这么说,“她多美啊!”隔壁小行星的闹太郎抱着吉他哼着小调,像是对堂本剛的话毫不在意。“我说我爱她!”衣角上的流苏也向闹太郎晃着脑袋,像是在应和堂本剛的话。

 

“你真的爱她?还是你觉得你爱她?”

 

被提问的人用舌头顶起一边的脸颊,垂下视线。

 

“好吧好吧,那你怎么不送点东西给她?比如,”闹太郎顿了顿,睨了堂本剛一眼,“你的帽子?”刚说完,他的小行星就转开了,悠悠地载着悠悠的闹太郎离开,只留给堂本剛隐约的温柔歌声。

 

“他是对的,你不是真的爱我。”玻璃罩里的玫瑰声音那么好听,像是一位正拉着大提琴,一身红裙的美丽姑娘,每个人都会爱这样一朵美丽的玫瑰,不是吗?

 

堂本剛找了一个里玫瑰远一点的地方坐下,在一个陨石坑的背后,他托着下巴想了很久,又扯了扯自己的衣摆,玩了会儿流苏,摸了摸鬓角,迟疑了一会儿,摘下了自己的帽子。

想了想,又重新戴上。

超冷的。

 

堂本王子优雅地站起身理了理斗篷,歪了歪帽子,准备回去跟自己的玫瑰聊天了,可是一回头,那个本该开着一朵美丽玫瑰的地方只剩了一片空空的土地,就像玫瑰从来没有存在过。

 

“真厉害啊...”堂本剛惊叹出声,“连玻璃罩都没了。”那个是他从旁边的旁边的小行星上的高见泽桑那里借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玻璃罩。

 

不对不对,应该对玫瑰的离开难过才对,堂本剛揉了揉下巴,去找她吧,毕竟我爱她。

 

于是,我们的堂本王子就踏上了寻找玫瑰的旅程,原因比较敷衍不是吗?但堂本王子的旅程还是很开心的。

 

他和西川先生去看了隔壁高桥娃娃的演出,看高见泽桑坐高飞车,模仿樱井桑弹吉他,只是他总觉得少了什么,“少了个和你一起旅行的人。”樱井桑翘着二郎腿,小胡子一抖一抖的。

 

于是我们的堂本王子高兴起来,如果找到他的玫瑰,堂本剛想,他们就可以一起来往各个小行星,经历各种美好。

 

这是一颗从没见过的星球。

 

当堂本剛的脚才踏上那片土地,他就闻到了迷人的玫瑰香味,这颗星球很大很大,堂本剛这么想,因为当他向远处眺望,他的目之所及不是金黄色的麦田就是青绿色的草地,还有树,高大的样子错落在这片土地上。

然后,

以及,

他身边这片玫瑰园,在深绿叶子们的呵护下,玫瑰更显娇嫩优雅。

堂本王子的指尖还没碰到那朵伸向他的玫瑰花瓣,就被一个声音吓了一跳。

 

“你好?”

 

堂本剛退后一步扭头,一个毛色光滑漂亮的狐狸优雅地坐在他面前十米开外的草地上,一棵古老又巨大的大树下面,他刚才怎么没看见那么巨大的古树和树下的漂亮狐狸呢?大概是这个玫瑰园太过吸引人吧,堂本王子开了个小差这么想着,那双狐狸眼睛就这么一直盯着他闪着光,“你好。”狐狸重复了一遍,却没有要走近的意思。

 

“你好,你好。”堂本剛上前两步,蹲下身和狐狸平视,礼貌又小心地开口,“我叫堂本剛。”

 

“堂本光一,很高兴认识你。”狐狸眼微微眯起来,像沁着笑意。

“你要驯养我吗?”

 

堂本剛刚想感叹同姓巧合就被堂本光一开口打断,没有被打断的不悦,他只是歪了歪头,“驯养?”

 

“大概...是建立联系的意思?”堂本光一露出了和他优雅狐狸外表很不相称的表情,如果那也能称作表情,他撇了撇自己的嘴巴,像是对这个词语很不喜欢,“这么说吧,如果你,恩,那么我们就是彼此唯一的特殊存在了。”

 

“我很乐意。”堂本剛面对着堂本光一坐下,盘着腿,手放在草地上,软软的小草从他的指缝溜出来,他挪动了手指,嫩绿的草尖又从旁边钻出,他又移回手指,就这样重复动作,玩得开心。

 

“唉。”那位叫堂本光一的狐狸先生叹了口气,肩膀都塌了下来,优雅的坐姿都垮了,像个小老头,“我可是在说一件很重大的事哎,我说你认真点啊。”

 

“如果你说的是您成为我的唯一这件事的话,”堂本剛的视线从草间移到堂本光一的脸上,和他对视,却被害羞的狐狸先生躲了开,“您就是我的唯一啊。”

 

堂本光一的喜悦刚爬上嘴角,还没够到眼尾就被堂本剛的下一句话打了回去。

 

“您可是我见过的第一只狐狸,你可真漂亮啊!”

 

黏糊糊的语气,由衷的赞美却让堂本光一无名地生气。

 

“我说的是爱,可不是什么第一个见到的...”

 

“抱歉,”堂本剛皱了漂亮的眉毛,“你说我要爱你?”

 

“是的。”狐狸先生把头扭向一边,像是在不甚在意地观察哪株小草上挂着露珠,如果他乱飘的眼神没有被看见,那这真是一个好的伪装。

 

“可是我已经有我的玫瑰了。”堂本剛的语气有些无奈有些奇怪有些无措有些害羞,“你怎么能对一个刚认识五分钟的人说爱呢?”

 

“玫瑰?”堂本光一飞快地扭回头,诧异地盯着堂本剛,“你说你爱上了那个玫瑰?”

 

“你认识我的玫瑰?”

“不不不不。”狐狸先生像个真正的狐狸一样站起身,不悦地摆了摆尾巴,我才不认识那朵忘恩负义的玫瑰呢,他小声地自言自语。“我明天还会来的,你在这等我。”像是发现了自己有些生硬的语气,堂本光一扭回头,用他那双漂亮的眼睛和堂本剛对视了一秒又飞快移开视线,“好吗?”

 

“当然。”堂本王子的手指无意识地揪住了一株小草,他一点也不讨厌这个漂亮又可爱的狐狸先生,他的行为举止像个人一样!“你什么时候会来呢?”

 

“大概在早上七点。”

 

“那是什么时候?”

 

“就是玫瑰园里的每一朵玫瑰都盛开的时候。”

 

“那我会在这里等着你,就在这,这棵大树下面。”堂本剛撑着草地站了起来,走近粗壮的树干,伸手拍了拍粗糙的树皮,看着堂本光一橙色的尾巴一摆一摆地离开。

 

 

他会去哪呢?堂本剛靠着古树坐了下来,抱着膝盖。

他也会跟其他人说让他们驯养他吗?

应该不会。

肯定不会。

他说如果我驯养了他,他就是我的唯一,那我也是他的唯一一个特别的人不是吗?

 

堂本剛不由自主地会想着和堂本光一说过的话。

大概是因为他很特别,一个像人的狐狸。

 

 

这颗星球上的夜晚也不是很冷,有点凉凉的风,给还未入眠的人们一个浅浅的亲吻,当然,早睡的人是感受不到这样的礼物,这可能是晚睡的奖励?

 

堂本剛枕着手臂看着上方交错的树枝和层层叠叠的叶子组成像伞盖一样的遮蔽,这很好,他想,像被子一样盖住我的梦,梦里也有绿色红色橙色...

 

好像自从来到这颗名为T295的星球,他就没有怎么想过玫瑰了。

 

“晚安,堂本狐狸先生。”堂本剛王子想了想,他应该跟玫瑰也说声晚安,毕竟他爱的是那株玫瑰,“晚安我的玫瑰。”

 

 

第二天,堂本剛迷迷糊糊地醒来,揉了揉眼睛,又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闭着眼发了会儿呆才慢慢睁开双眼,却看见一个模糊的橙色背影,他又揉了揉眼睛,好像看见那个橙色身影转过身看着他,温柔的视线笼罩着他。

 

“光一先生?”他黏糊糊地开口,坐起身。

 

“恩。”堂本光一伸手想揉揉那个迷糊的脑袋,却发现自己的爪子根本做不到插进那看着就很柔软的棕色发丝,他气愤地放下爪子,开口却依然温柔如初,“醒了?玫瑰开得都要败了。”

 

堂本剛笑呵呵地伸手给自己编辫子,“那我睡了一个月?我是隔壁星球来的睡王子。”

 

“那就是我吻醒你的。”堂本光一的大尾巴在草地上甩来甩去。

 

相比起狐狸,堂本剛特意歪了歪浅咖啡色的贝雷帽,堂本光一更像个人。不像玫瑰,她就是朵玫瑰,会说话而已,她不会像光一有时用爪子挠挠自己蓬松的大尾巴,这可不是个狐狸会做的动作。

 

“其实我是个王子。”堂本剛调整了坐姿,向着堂本光一端正地跪坐着,准备正式开口介绍自己。

 

“哦,我知道。”

 

“什么?”

 

“啊不不不,我不知道,你是个王子?哪颗星球上来的呢?”

 

“你怎么知道我是从别的星球来的?”堂本剛一边脸颊又被舌头顶起来了,啊,不好,堂本光一爪子都蜷了起来,他生气了。“因为因为,”声调高得要突破天际,“因为这个星球就我一个人啊。”

 

堂本剛王子挑了挑眉,怀疑之情溢于言表,“好吧,我来自T244星,也只有我一个人,每天只能在固定的时候,大概是固定的,我也不清楚,在那那几个时段能和别的小行星碰面,和其他人聊一会儿天,就一会会儿,就要分开了。”堂本剛王子垂下脑袋,有些埋怨地撅起了嘴,“不过,有一天,我的小行星上突然出现了一朵玫瑰,她是多么美丽呀,比这玫瑰园里的所有玫瑰都美!”

 

“那可不是,”堂本光一偏过头嘟囔着出声,“我可是选了好久才选出她的。”

 

“什么?”

 

“没没没,你继续说呀。”狐狸爪子伸出来,做了个请的手势,引得堂本剛轻笑了几声。

 

“我每天都能和玫瑰说话,虽然她不怎么会回答我,但我觉得这就够了,我喜欢和她说话。”堂本剛亮闪闪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堂本光一,“所以我觉得我爱她。”

 

 

堂本光一闷声嗯了一下,也不知道究竟听没听见堂本剛的话,他站起身,抖了抖露水,“来吧,给你看看我的玫瑰园。”

 

“你的?”堂本剛睁大了眼睛,那么大一片玫瑰园啊,难怪光一身上总有若隐若现的玫瑰香味,他还想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堂本王子又开小差了,等他回神,他的狐狸先生已经带着他漂亮的大尾巴消失在那片玫瑰园里。

 

 

“光一!”堂本剛赶忙站起身,也不顾被露水打湿的斗篷,向着那片玫瑰园跑过去。

 

越靠近玫瑰味越浓郁,充斥着他的鼻腔,有些过于刺激,光一身上的味道就正好,他的鞋子踩在泥土上留下一个个鞋印,向着花园深处走去。

 

堂本剛王子后来回忆起来,他当时实在是被那副美丽的景象震惊了,至于他到了现在都能说出当时不远处玫瑰瓣上晶莹的露珠,锯齿状的深绿色叶子,衬得繁复地开着的玫瑰花,美丽得让他找不到贴切的形容词,可是因为那只橙色皮毛的大尾巴狐狸先生,她们都成了黯淡无光的衬托,他的皮毛在阳光下那么柔顺,而且他的眼神,他的眼神,多么像个注视着爱人的王子,无论对其他人多么冷酷,在他的爱人面前都会像个露出肚皮的刺猬,柔软的让人不知所措。

 

“剛?”

 

堂本剛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鬓角,“玫瑰真漂亮。”黏糊糊的语气更加黏糊糊了,像是奶油掺了巧克力酱,软乎乎甜丝丝的。

 

“这都是我为一个人种的,为我爱的那个人。”语气像是邀功像是得意,狐狸尾巴来回摆动,脸上的笑意遮都遮不住,多甜蜜啊,堂本剛心里的突然涌出无数酸泡泡咕嘟咕嘟地向外冒,啪地炸开了一颗,酸气弥漫,熏的他直想掉眼泪,也没想到为什么堂本光一给爱人种的玫瑰要邀功似地给他看。

 

“你爱的那个人,”堂本剛不想开口的,语气里酸溜溜的味道都快遮住,可他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是嘴巴先动的手,真的,“真好啊,拥有那么漂亮的玫瑰园。”

 

还拥有那么温柔的你。

 

 

堂本王子觉得自己怪怪的,这样酸的语气去说一个自己都不认识的人,甚至他内心都希望堂本光一喜欢的那个人最好,最好去远远的小行星旅行,然后爱上一个远方的人,就不回来了。他打心里不想祝福他们,太过分了吧,这样的自己。

 

堂本剛非常委屈。

 

他希望堂本光一这样温柔漂亮优雅完美的狐狸先生能幸福,然后开心得笑到眯起他装着星星的眼睛,开心到一看到他喜欢的人就激动地竖起自己的毛茸茸的大尾巴和尖尖的耳朵,然后请那个他吃自己亲手做的荞麦面。

 

可他现在居然不想堂本光一和他喜欢的人在一起。

 

这样的心情,堂本剛想,只有一种解释,可他不愿往下想。

 

 

他匆匆地离开玫瑰园,扔下一脸奇怪的狐狸先生和他扑通扑通乱跳的心。

 

 

 

tbc

 

------------------------------------------------------------

 

好啦

发出来了

等各位大大的repo了(瘫)

评论 ( 3 )
热度 ( 72 )

© 蜜枣馅儿的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