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Love strangers (完)

--------------------------------------------------------------------

每个人都会爱上陌生人。

--------------------------------------------------------------------

 

堂本光一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直到他在那个午后无人的车站,邂逅了他的爱人。

 

秋末的午后,阳光驱散了冷意,像安吉尔柔软的手掌覆上脸颊,在额头落下一个羽毛一样轻柔的亲吻,这是连堂本光一也无法厌恶的温柔,让他一时原谅了那个新来的迷糊助理,他双手插进大衣的口袋,在站台边慢悠悠地来回踱步,却不想一转身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有小时候喜欢的水果硬糖的味道。

 

堂本光一这么想着,伸手扶住了撞进自己怀里的人,“没事吧?”

 

冒冒失失的年轻人猛地抬起头,摇了摇脑袋,挣脱扶住他的手就急切地朝路边望去,顺着他的视线,堂本光一看到那辆摇摇晃晃驶走的公交车。

 

“还是没赶上啊...”黏糊糊的声音带着几分懊恼,年轻人转过身,冲着堂本光一抱歉地一笑,“对不起,这辆车很难等的,所以...撞到您真是非常抱歉。”

 

“唔...没事。”

 

堂本光一对这个利落短发的男孩子充满了好感,大概是在秋风中奔跑了一段的缘故,鼻尖和眼眶被风吹得泛红,连耳朵也红红的,像个桃子,一口咬下去就会汁水四溢的那种,堂本光一最喜欢的那种。

 

“我叫堂本光一。”他抽出插在口袋里的双手,搓了搓手指,伸出了右手。

 

眼前的年轻人明显被吓到了。哪有陌生人一上来就自报家门的啊,被当作怪大叔了吧,堂本光一这么想着,

脸上讪讪的,就想收回手。

 

“我叫堂本剛,真巧啊,我们同姓呢,堂本君。”

 

 

手被握住了。

 

一个热乎乎的握手。

 

堂本光一的脸说红就红了,大概是非常凛冽的秋风吹的,“是,是啊,真巧,叫我光一吧,堂本君叫着怪怪的。”

 

“也是,”堂本剛在站台边的木长椅上坐下,手撑在两侧,身体前倾,奉上了个看得见两颗尖尖虎牙的笑,“光一。”

 

 

 

堂本剛。

 

堂本光一从梦中惊醒,跌跌撞撞地扑向书桌前,抓起一张纸一只笔,却在笔尖触碰到纸面的瞬间停住了,赤脚踏在木地板上,冰凉的触感传遍了四肢。

 

他记不得了,他的样子。

 

堂本光一一时想像泰戈尔说过的那样,烧毁所有关于堂本剛的记忆,也不过一个小时的记忆,从此他再也不会梦见堂本剛,连带着那份悸动,丢掉,丢进海里,再也找不到。

 

---------

 

堂本光一爱上了个只认识一个小时的陌生人,每个周末去他说的那家甜品店点上他最喜欢的烤棉花糖和一份布丁,开始的几周他还会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视线不停瞟向门口,那上面挂了个好看的和风风铃,淡蓝色的短册。

 

如果下一个推门进来的是堂本剛,堂本光一抬手蹭了蹭鼻子,希望下一个推门进来的是堂本剛。

 

可是直到堂本光一习惯了带上电脑在那家甜品店的那个靠窗的位子办公,直到堂本光一黑色的长风衣换成了格子衬衫,推开门带响风铃的那个人都不是堂本剛。

 

明明是那个人带着可爱到犯规的笑容,侧过身,用黏糊糊慢悠悠的语调说那家甜品店的烤棉花糖他每周都会去吃。

 

 

“光一看着就不像喜欢吃甜品的人啊。”

“嗯,太甜了吧...那种东西。”

“喂喂喂,大叔的语气哦!对食物尊重一点呀!不然他们要生气的。”

 

 

“想什么呢!”帽子被人用力压下遮住了整张脸,怀里也被塞进了罐冰凉凉的可乐。

 

夏天啊,堂本光一盘着腿,垂着头,弓着背坐在被阳光烤得滚烫的篮球场的地上,他现在就应该缩在调低了空调温度的房间里打游戏,而不是听了长濑的怂恿陪他出来打篮球。

 

“欸,你都不碰球你出来打什么?”长濑蹲在他对面,仰头灌了一大口可乐,汗滴顺着脖子流了下来,反射着阳光。

 

如果是堂本剛打球的样子应该更帅吧,汗水打湿鬓角,想从背后抱住他,亲吻他渗出汗珠的后颈。

 

“你真的没见过我说的那个人?”堂本光一皱紧了眉毛眯着眼,盯着好友的脸,渴望得出好的结果。

 

“真的,真的,我这个球场上的人都问了。如果那人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好看,不会有人不记得的,你记错了吧,我跟你说.......”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堂本光一一把摘下棒球帽,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撑着地站了起来,捞过边上的篮球,运了两下就扔了出去。

 

三分线,三不沾,还奶抛。

 

糟糕的姿势和投不进的球,就像不可自拔地跌入爱恋的堂本光一和不知踪迹的堂本剛。

 

 

 

---------

 

“对面是教堂吗?”

“恩?”

 

街的另一边,树林后只露出尖尖角的白色建筑传出隐隐约约婚礼进行曲的声音。

 

“我结婚的时候一定不放婚礼进行曲。”

“为什么?”

“那样我能听见和我一起走在红毯上的那个人紧张到咽口水的声音,鞋子踩在红毯上的声音,彼此衣物摩擦的声音,还有...”

 

“心跳声。”

“心跳声。”

 

又是一对新人。

 

抓着夏天的尾巴,踩着秋天的肩膀,十指相扣,走向幸福。

 

堂本光一坐在最后一排的长凳上,侧身看着登对的新人踏着婚礼进行曲踩上红毯。

 

“你愿意在这个神圣的婚礼中接受他作为你合法的丈夫,一起生活在上帝的指引下吗?你愿意从今以后爱着他,尊敬他,安慰他,关爱他并且在你们的有生之年不另作他想,忠诚他吗?”

 

堂本光一没听见新娘的回答,或许是彩色玻璃外飞过的白鸽影子太过优雅,或许是萦绕在他脑海里的身影太过美丽。

 

他想不起他的样子,却记住了心动的感觉。

 

 ---------

 

又是一年秋末,路边的银杏树枝垂着,车站没有人,只有北风呼呼地刮着。

 

今年的冬天一定比去年冷,连太阳都不愿意露脸,不愿意给予温暖。

 

车来了。

晃晃悠悠地。

在堂本光一面前停下,开了车门像是无声的邀请。

 

他想了想,迈开脚步一个跨步跳上车。

 

这不是他要坐的车,是堂本剛那天乘的,那天堂本剛就在这班车上,握着明黄色的扶手,笑容透过窗户,张了张嘴,好像是在说再见,堂本光一也不确定,他没听见,也没看清。

 

硬币投进的声音,公车发动的声音,好像还有什么声音,堂本光一瞥见了后视镜中那个人,他的头发好像从那之后就没剪过,刘海长长的别在耳后,他匆匆忙忙地追着公车跑了几步,眼看追不上了就手撑着膝盖弯腰大口呼吸,然后...堂本光一想知道他的鼻尖和眼眶是泛红的吗?就像他想知道堂本剛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不是再见。

 

庆幸的是堂本光一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堂本剛,即使他短发不再利落,小小的身影被后视镜反射的变了形。

 

但公车开走了,

 

对于堂本剛来说,

 

堂本光一只是个陌生人,

 

从一开始就是。

 

 

 

 ---------

堂本光一在下一站下了车,往回跑去。

 

北风喇在脸上特别疼,不过好像太阳出来了,照着地上那个奔跑着的小身影。

 

能看见车站了,还有坐在旁边木椅上的一团人。

 

堂本光一喘着粗气盯着堂本剛诧异的脸。

 

“你好,我叫田中光一,很高兴认识你。”

 

“新婚快乐?”

堂本剛表情有点纠结,谨慎地试探出声。

同性结婚也要入籍吗?

 

“太好了。”

你还记得我。

 

---------------------------------------------------

 

 

 

评论 ( 8 )
热度 ( 96 )

© 蜜枣馅儿的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