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OOC】Ever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番外)

天使扣酱x恶魔吱呦
堂本光一角度番外

正文链接
http://k-cloudia.lofter.com/post/1f088083_11a47107

还是学不会贴好看的连接

顺便链接如果打不开麻烦各位戳tag了,最后一个,有点多,但我就是喜欢标tag

望宝贝们观文愉快

----------------------------------------------
*灵感来自
《恶魔也要义务教育》(漫画)
《沉睡魔咒》(电影)
强烈安利。
-----------------------------------------------

座天使,旧约中无实体的存在,毫无激情却因有对物质的关怀而为人所知。

而堂本光一好像只符合前者,柔顺金棕色头发半遮住漂亮的狐狸眼,一身圣洁的白袍衬得他唇红齿白,精致的王子颜无数次出现在千万天使少女的梦中。

但神在创造他的时候好像忘记了赋予他笑容,天使们聚在一起小声讨论着,她们用洁白的翅膀挡住自己小半张脸,只露出含情脉脉的双眼注视着那位六翼的上级天使一步步踏上神殿的石阶。

空荡荡的神殿充满了压抑的气息。

“两个多月后就是堕天使们的盛典了。”大殿中央的大天使微笑着看着堂本光一走进大殿,像,“我们可以借此次机会毁灭他们,神不需要堕天使。”他的手轻轻搭上年轻座天使的肩膀,“这是你的机会,为神奉献的机会,去吧孩子。”

四周墙壁上画着的神温柔地注视着他们,连蜡烛的火焰都没有丝毫的晃动。

堂本光一向后退后一步,单膝跪在冰冷的大理石地砖上,洁白的长袍下摆蹭上显眼的灰尘,他右手放在左胸前,低下头,垂落的金棕色头发遮住了堂本光一没有一丝表情的脸,语气却十二分恭敬,“是。”

一抬头却正对上大天使背后墙壁上挂着的黑色翅膀,那是怎样漂亮完美的一双翅膀啊,巨大有力,一根根黑色的羽毛饱满得令人想伸手触碰。

“那是撒旦的翅膀,是背叛神的下场。”大天使留意到堂本光一的愣神,语气温柔地出声提醒。

堂本光一立刻低下头,不再看那漂亮的翅膀,附身退出大殿。

阳光强烈,照得人睁不开眼,他突然有点心疼那位素不相识的撒旦,失去了那么漂亮的翅膀,一定很难过吧,真是虚伪啊,这些天使,嘴上说着宽恕众人,却转脸就拔下了堕天使的翅膀。

已经厌烦了,这个四处都是冰冷白色的天堂,没有人们幻想中的圣洁,温柔,只有白色,四处都是令人作呕的白色,掺了一点点暗调的颜色都不允许出现,黑色更是禁忌。

不愿再看满目白色的建筑,座天使挥动六翼,回到自己的房子,扣上金色的门锁,把自己扔进羽毛填充的被子里,柔软如情人的怀抱,没有那样温热的体温,但也已足够让疲惫的堂本光一稍稍安心。他蜷缩起手脚,鼻尖触碰手腕内侧的疤痕,用翅膀裹住身体。

“希望能梦到你。”

满眼狼藉,目光所及处能看到的只有尸体,天使的,恶魔的,粘稠的血液混杂在一起涂满了大地,染红了天空。

这就是战场,堂本光一的脚尖第一次触碰这片土地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孩子,一对小翅膀甚至还不能完全张开,漂亮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这是每个上级天使都要经历的,在人类还依偎在母亲怀里撒娇的年龄,他们被扔在战场上,能活下去的,才能真正列入上级天使的名单。

年幼的堂本光一还不懂怎么攻击,怎么防御,面对手持铁匕首的恶魔,能够活下来的唯一方式,只有逃跑。

堂本光一拼命地跑,却被尸体的手臂绊倒,跌在泥泞肮脏的地上,他回头看见恶魔一步步逼近,四周除了尸体就只有眼前狞笑着的恶魔,他高高扬起沾满鲜血的铁匕首,还没落下,就被人砍断了脖子,腥臭的血飞溅出来,头颅“嘭”地掉在地上,脸上还维持着兴奋的狞笑。

“啊!沾到身上了。”

堂本光一瞪大了眼睛,看着突然出现的那个人,没有天使白色的翅膀,没有恶魔黑色的角,他像堂本光一躲在云里偷看见过的人类,有利落的短发,圆圆的脸,皱着英气的眉毛,嘟囔着扯破自己沾上血的衣角,露出白嫩的皮肤。

“那么小就上战场啊。”他蹲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一方淡蓝色的手帕递给堂本光一,伸出的手带来一阵温暖的香味,“请小心哦。”

堂本光一颤抖着伸出手接下还带着那人体温的手帕,看着他眯眼睛温柔地笑了笑,站起来转身离开。

“请,请等一下!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Tsuyo”

他没回头,却用软软的声音这么说。

金黄色的阳光透过翅膀羽毛的缝隙照在堂本光一的手上,洁白的手腕内侧有浅浅的疤痕,像是烫伤,歪歪扭扭的字体,

Tsuyo.

在恶魔学院看见tsuyo,并得知他叫堂本剛,是恶魔学院的大一新生一事完全不在堂本光一的计划范围内,他本来打算凭借座天使无实体的能力,少点麻烦,杀掉那个叫撒旦的恶魔头头,然后就回去自己柔软的床上和tsuyo梦中见面。

在此之前,堂本光一一直认为堂本剛是个人类,那次战役后堂本光一活了下来,开始了身为上级天使的历练,等堂本光一有能力再去找他的时候已经几百年过去了,能留下的只有那条一直被贴身带着的手帕。

而此时此刻堂本剛就坐在他对面,嘴里塞满了食物,满足地嚼嚼嚼。

再次遇见堂本剛的巨大喜悦震惊笼罩着堂本光一,让他甚至没有怀疑为什么大他几百岁的堂本剛现在是个大一新生。

“剛,我喜欢你。”突然响起的女声吓了堂本光一一跳,他像个奓毛的猫一样警惕地扭头盯着不速之客,却遗漏了堂本剛忍俊不禁的笑。

“对不起学姐,我不喜欢你。”堂本剛放下筷子站起身,礼貌地微笑。却不想这话一出,周围的恶魔都哄笑起来,那位漂亮的女恶魔恼怒地红了脸,张大黑色的翅膀,对着堂本剛莫名的表情咬牙切齿地说自己跟他同届!说着就要挥下翅膀教训一下这个连校长女儿都不认识的人。

堂本光一站在一旁,看着将要落下的翅膀,挥手带出一道剑光,斩断了女恶魔的恼怒攻击。

这只是个教训!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皱紧了眉毛用脚尖移开落在堂本剛脚边的黑色羽毛。

啧,毛都没长齐呢还告白。

堂本光一一抬头就看见堂本剛一脸错愣的表情,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干了什么,完了,不会被发现了吧,正准备显了身形坦白从宽的座天使皱了皱鼻子,却发现堂本剛只是耸了耸肩,还了餐盘准备离开食堂了,他松了口气,连忙跟上走在堂本剛斜后方半米处。

好不容易找到的,这次再不会弄丢了。

只是堂本光一这样张扬的行事还是被堂本剛注意到了,毕竟从天而降,淋在那些告了白的女恶魔身上的茄子烧肉可不那么多见。

还有那个刻在堂本剛桌上的笛卡尔曲线,哦,天知道那有多难刻,担心堂本剛看不懂公式,堂本光一还贴心的刻出了坐标系中的心形,不可一世的座天使大人像个小学生一样低头在木桌上刻字,说出去不笑掉别人的牙。

还有草莓牛奶和枫糖费南雪蛋糕,都是堂本光一站在琳琅满目的柜台前面盯了大半天才考虑好要买哪个,恶魔的甜点都有那么多种的吗?

还有还有下雨,天堂在云端之上,所以从来没有下过雨,堂本光一举着蓝色半透明的雨伞跟在撑着透明雨伞的堂本剛身后,想了想,把那把透明的雨伞变成了粉红色,应该比较适合他,这么想着,大步走到堂本剛前面,看了看撑着小粉伞的心上人几眼,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确实十分适合。

以至于堂本光一干脆坦白,熄灭图书馆的灯,亲上了那个自己念想已久的唇。

两个月以后的庆典如约而至,可堂本光一早没有了杀死撒旦的心,他戴着黑框眼镜,穿着洗白的牛仔裤,挤在恶魔中间,却感受到一道炙热的目光如胶地粘在自己身上。

躲到人少的角落,堂本光一一侧身拉住堂本剛隐在柱子的阴影里,埋头于堂本剛的颈边,感受他一点点缩紧的手臂,听着他承认自己撒旦的身份,堂本光一嘴上说着被撒旦大人骗了,手却已经有目的地伸进墨蓝色的衣袍,绕到堂本剛的背后,隔着衬衫抚摸着堂本剛敏感的腰,脊骨,一路向上,果然。

摸到了两条微微凸起的伤疤。

堂本光一不经意似地把手移回怀中人的腰间,或轻或重地抚摸,牙齿磨着圆润的耳垂。

“回寝室。”
声音粘腻好听。

待到迟来的剧烈运动结束,堂本剛窝在堂本光一怀里睡去,身上星星点点的痕迹和堂本光一背上的抓痕无不昭示着刚才的活动之激烈。

堂本光一低头亲了亲堂本剛的嘴唇,忍住想深吻的冲动,现在还有事要做。

其实也挺简单的,堂本光一在圣殿看到了大天使,在他念咒语的时候一拳打中了他的太阳穴,反正天使不那么容易死,堂本光一甩了甩麻了的拳头,他早看这个大天使不爽了,人面兽心,虚伪,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取下挂在墙上的翅膀,看也不看一眼倒在地上的大天使,离开了圣殿。

离开天堂,

再也不想回来了。

回到堂本剛的寝室的时候他还没醒,虽然恶魔学院里没有阳光,但是橙色的灯光照在身上意外有种暖意,那对翅膀在堂本光一走进寝室的那一刻就开始剧烈振动起来,仿佛感受到主人的召唤,挣开堂本光一的怀抱就飞往堂本剛的背部,贴近那两道已经淡了的伤疤,疤痕裂开,接纳翅膀的归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贴合,不多时就已经恢复如初。

堂本光一靠在门上,注视着这一过程,注视着堂本剛颤抖的身体和流出的那滴眼泪,注视着自己的爱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张开巨大的黑色翅膀,裹住两人相拥的身影。

这才是我的天使。

-----------------------------------------------

没灵感才写的番外。

不敢上高速。

怕翻。

写到一半突然又有脑洞。

唉。

--Kloudia.

评论 ( 8 )
热度 ( 88 )

© 蜜枣馅儿的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