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OOC】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完)

天使光一x恶魔剛

望宝贝们观文愉快。

--------------------------------------------------------

堂本剛——恶魔学院的大一新生。
有漂亮的黑色卷发和勾人心魄的眼睛,挺翘的鼻尖和弧度圆润的脸部轮廓,无论在人间,天堂亦或者地狱都是能让人呼吸一滞的美。

图书馆橙色的灯光洒在堂本剛的睫毛上,在白净的脸上投下阴影,一个不经意的抬眼引得躲在书架后偷看的女孩子们低声尖叫。

其中一个有着尖尖耳朵的女恶魔上前半步,拢了拢耳边的碎发,散发出旖旎的香味,“剛学弟,我喜欢你。”堂本剛的视线从书上转到女恶魔的脸上,又转到她露出的尖耳朵,眯着眼笑了笑,“学姐的味道很香呢。”还没等这位学姐高兴一下,剛的视线又回到了那本厚厚的古书上,“就是有点腻,我不是很喜欢。”礼貌疏离的语气让女恶魔红了脸,一跺脚转身走回那帮女生中。

堂本剛听着高跟鞋哒哒的声音渐渐远去,犹豫了一下,还是合上书悄悄跟了上去。

这可不是堂本剛对那学姐有什么意思,只是,最近他身边总有怪事发生,每个来给堂本剛告白的女恶魔,无论能力强弱,背景强大与否,都会在一周内遭遇祸事。特别是上周隔壁班那位校长的女儿,娇纵自傲的性子让她在被剛拒绝后羞愤地扬起自己巨大的黑色翅膀就要给堂本剛一个教训,可带起一阵厉风的翅膀还没碰到剛的发梢就直接在根处被斩断,掉在了地上,散下的黑色羽毛却连堂本剛鞋尖前的灰尘都没有碰到。

这个女恶魔尖叫着后退,引来周围恶魔们的侧目,翅膀还会再长出来,但是被拒绝的羞耻和断翅的疼痛却无法消去,她狠狠地瞪了一眼堂本剛,却因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断了她的翅膀,而有些害怕的扯着自己的几个同行女恶魔跑走了,只留堂本剛一恶魔有些诧异地站在原地。

经过几日的观察和对各种关于诅咒古书的翻阅,堂本剛可以确定这是有人为之而不是诅咒作祟,而且,这个人的行为。堂本剛背靠在殿前的石柱后听着另一边刚才向他告白的女恶魔尖叫的声音和传来的阵阵臭味。这个人的行为,堂本剛捂住鼻子走回图书馆。

非常幼稚。

除了那次断翅事件,别的女恶魔不是被淋了排泄物就是被淋了黏糊糊的茄子烧肉,还有香菜点缀。只有三岁吗?这个人。堂本剛坐回落地窗前的大椅子,随手翻开了手边刚合上的古书。

“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加粗放大的花体英文字母占了书的一整面。

“the Reason is...”省略号引发人无限的遐想。

堂本剛皱着眉嘭地合上了书,却突然听见了一声轻笑,声音低沉愉悦,他四处张望却没见人影,就连刚才还零零散散坐了几个人的书架边上的长桌,现在也空无一人,只有一本书摊开在长桌上,没有风,却自发地翻了起来,唰唰的翻书声伴随着堂本剛鞋跟与木地板的磕碰声,回荡在无人的图书馆里。

脚步声停。

翻书声停。

堂本剛站在长桌边看着摊开的书,眼底的震惊无法掩盖。

那是本禁书,摊开的书页上印着美丽的油画,画中有清澈的溪流,饮水的小鹿,和,一身洁白长袍的美丽天使,袒露的胸口和棱角分明的轮廓无不昭示着他的性别。

“天使吗?”堂本剛指尖触碰画中人的脸庞,轻笑出声“还是个男的。”堂本剛随意将书推到一边,撑着桌子坐了上去,咧嘴笑着,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面容精致比那画上的天使还好看,“这个地方可是不欢迎天使的哟。”头顶的水晶灯晃了晃,投下细碎的灯光,映在堂本剛眼中,宛若星辰。

“你的目的。”软糯的声音不同于冰冷的话中意义熨的人心舒适温暖,“两个月后的大典吧。”

啪的一声,整个图书馆陷入无边的黑暗,堂本剛周身被一股雨后花园的清新味道包围,紧接着唇上一软。

“堂本光一,我的名字。”

在知道是个叫堂本光一的天使耍的把戏之后,一切怪事都有了个解释,比如突然出现在堂本剛桌上的笛卡尔心形线公式,像是刻上去,或是从长满黑色树叶的书上正好飘落在他书上的银杏叶,又或是突然变粉的雨伞,突然出现的草莓牛奶,便当盒里突然多出来的枫糖费南雪蛋糕。

超幼稚。

堂本剛每次都这么想。

可还是会不时用指腹磨蹭那个刻痕,把银杏叶夹在自己最喜欢的书里,转着半透明的粉色雨伞走在雨里,咬着草莓牛奶的吸管眯着眼睛笑,吃一口比平常更松软的枫糖费南雪蛋糕说着好吃。

可是天使与恶魔应该互相厌恶。

庆典的筹备不紧不慢的进行,一年一度的恶魔庆典,所有恶魔都聚集在校礼堂里,看着每年都一个样的节目,打着哈欠,有些恶魔还会不小心在打哈欠的时候喷出火来,这可能是往年庆典中唯一的笑料了。不过这次可能不一样了,堂本剛推掉了所有邀请,一心与藏在暗处的堂本光一天使培养感情,啊不对,是互相试探。

庆典的前一天晚上,月色很美,就连那棵丑的不得了的黑叶子树,在皎洁月光的润色下也显得有点可爱。

“你真的不考虑跟我见一面吗?”堂本剛盘腿坐在树下随着空气说话。

树叶的沙沙声代堂本光一回答了这个问题。

“明天过后你就要回去了吧。”

...这次树叶都不发出声音了。

“那我以后的草莓牛奶和枫糖蛋糕是不是要自己买了?”堂本剛恶魔腿一伸双手抱胸,“我可是恶魔哎...”一声叹息代替了之后的话语,他也不说话了,靠着树干闭着眼。

风拂过嘴唇。

庆典如期而至,彩色的气球挂在张牙舞爪的建筑上有点滑稽的可爱,通往礼堂的路铺上了红毯,薄底的鞋让堂本剛能感受到红毯柔软的触感,头发用发胶拢在耳后,露出鬓角,白色的衬衫搭配金属项链粉色流苏,搭一件墨蓝色系绳外袍,一出现在众人面前就又引得女恶魔们的尖叫,好像忘记了先前的惨例。

而堂本剛本人呢,一眼就看准了人群中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穿着格子衬衫和洗白了的牛仔裤的人,他挤进人群却被人群推攘着挤进了礼堂,他跟着那牛仔裤走向人少的角落。

“光一。”堂本剛被圈在堂本光一和墙壁之间不得动弹,只能抬头与堂本光一对视“你怎么认得出我?”堂本光一挑挑眉,却又迷恋地埋头于堂本剛的颈窝,贪婪地嗅着他身上的香水味。“光一。”堂本剛抬手抱住堂本光一的背,把人向自己再贴近了点,用下巴蹭了蹭他柔软的头发,亲吻了他冰凉的耳廓,“我可是恶魔啊,你不奇怪我作为一个恶魔没有翅膀没有尾巴没有能力吗?”感觉到搁在自己肩上的脑袋一顿,堂本剛笑了,用力抱住堂本光一不让他退开,“我一直能看见你哦。”

看见堂本光一认真地低头在桌上刻公式,看见堂本光一撑着透明的蓝色雨伞走在自己旁边,看见堂本光一小心地把银杏叶放在自己的书上...

“圣天使大人,感受到我胸口衬衫口袋里的倒十字了吗?”

“撒旦大人,你骗了我。”

“fufufu,天使与恶魔能和平相处吗?”

“我与你能相爱吗?”

“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

“The Reason is Love.”

------------------------------------------------------

看到名称爆哭。

肝文。

辣鸡文笔。

--Kloudia


评论 ( 4 )
热度 ( 154 )

© 蜜枣馅儿的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