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oegeous(上)

暗恋吱呦三年的51x一见扣酱钟情的244

 

赞美我霉

赞美ftr

 

望宝贝们观文愉快

--------------------------------------------------------

 

【24】 

you're so gorgeous.

当堂本剛第一眼看到堂本光一的时候,酒吧的音响正放到这句歌词。灯光昏暗,慵懒的洒在堂本光一精致的眉眼,下巴,还有衬衫领口露出的锁骨,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握住玻璃杯,冰块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薄唇被威士忌润湿。如果被这样的指尖触碰,被这样的嘴唇亲吻,堂本剛端起面前的高脚杯灌了一大口冰凉的液体,压下突如其来的欲望,避开对桌那人投来的视线。

威士忌?堂本剛有些措愣地舔了舔嘴角,不是果酒吗?酒气很快上头,和着不知道是不是喝了哪个糟大叔的酒杯的嫌恶感让剛的胃中翻涌着想吐,意识却渐渐不清楚起来,完了,醉了。

 

 

【51】 

堂本光一知道对桌那个有着和酒吧不相称的清澈双眼的人一直在盯着自己,眼神炽热,他也知道那个人就是自己新入职的公司的策划部部长,他还知道那个可爱的人和自己同姓,叫剛。不仅如此,剛喜欢在图书馆最靠窗的那个位置带着耳机看一下午的书,喜欢在午后去大学隔壁的CD店兜兜转转,喜欢不时摸摸自己的鬓角,会在害羞的时候手握拳放在嘴边害羞得笑,会在吃一大口美食的时候皱着眉毛鼓起一边的脸。超级可爱。

 

堂本光一可不是什么变态跟踪狂,他只是从大四开始暗恋隔壁系同届的堂本剛,三年多了,

然后偶尔跟踪他而已。

好友长濑总是扭曲着脸,用力地拍堂本光一的肩膀,恨铁不成钢的说kochan长了那么好看的脸,怂什么怂。而堂本光一总是板着脸撂倒比他高半头的长濑,然后说我才没有怂。他只是,不知道怎么说。

作为一个典型摩羯,堂本光一在脑内设想了无数种他和堂本剛的第一次见面,比如他们可能会在那家CD店的门口偶遇,正好店内传出那句 " call me maybe.  "这样堂本光一就能他的掌心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指尖的触碰往两人心里带去悸动。

可是,堂本光一在第51次抛弃自己最爱的空调房,顶着他最讨厌的大太阳在CD店门外徘徊无果之后,仗着自己55的握力钳住了长濑的小臂,说好他常来这家的呢。

长濑是堂本光一派去打探堂本剛消息的,没想到好不容易和堂本剛的亲友冈田准一勾搭上了却还没套来准确的消息。都说帮你直接约出来你又不愿意!非要自己偶遇!怎么能遇得上啊!长濑一脸无可奈何,却又不忍自己从小穿一条裤子的好友跟霜打了的茄子一样,小准说他去J公司面试,被录用了,已经在实习了,你,不然,去,看看?

堂本光一皱着眉头点了点头,我想想。

 

结果这一想就是一年半,自己也留学回来成了J公司技术部的部长堂本光一看着堂本剛喝下自己让酒保送去的威士忌,理了理故意打开的领子,平复了一下自己因激动而凌乱的呼吸和心跳,起身向着堂本剛走去,听到堂本剛黏糊糊的声音撒着娇,“江城君,让我躺在你的大腿上嘛~”

堂本光一顿了顿脚步,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他走上前去冲那个叫江城的人弯了弯嘴角,就一屁股挤进了剛和那人的中间,还调整了一下坐姿好让靠过来的堂本剛躺得舒服点。

“江城君吗?Tsuyo就放心让我照顾吧,你看旁边的人找你喝酒呢。”堂本光一皮笑肉不笑的说。

江城整张圆脸都皱在了一起,还没说什么就被技术部的人拉走喝酒去了。

 

堂本光一小心的把剛散落的头发拢回耳后,做完这个举动才发现自己刚才和自己暗恋多年的人做了什么非常亲密的动作,他不自觉地挺直腰背,不敢低头看那个撅着嘴鼓着脸枕在自己大腿上的可爱的人。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频率和这首Gorgeous的旋律一致,

You've ruined my life

by not being mine.

 

手不经意地触碰,刚想撤开却被握紧,带着温热的温度,在这个嘈杂的酒吧,堂本光一想起了当初看到剛的第一眼,落日的阳光从他身后泻下,暖红色的熏得他轮廓柔和得好看,连发梢都闪着光,那个天使模样的人眯着眼笑着向堂本光一走来,当时他的心跳快得能和周期为0.1s的弹簧振子的频率相合,擦肩而过的瞬间堂本剛身上的香水味让堂本光一深陷其中,像渴望罂粟的瘾君子一样渴望着与他的相见,相识,相知,相爱。

 

酒吧的人们来得也快,走得也快,在堂本光一还沉醉在和堂本剛满是粉红泡泡的背景里,他们公司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那位叫中居的总经理笑着拒绝了许多自告奋勇要送堂本剛回家的人们,回过身来,又笑眯眯的拜托了堂本光一送堂本剛回家,不知道住址也没事哦,可以在光一家里借住一晚嘛,反正光一也是单身不是吗?这位一直笑着的前辈这么说着。

 堂本光一搂着迷迷糊糊的堂本剛站起身来,感激的表示中居桑以后有事要帮忙一定来找他,然后那位前辈笑得更深了。

 

喝醉的堂本剛还是非常乖的,在堂本光一把他安置在副驾驶上后认真系好安全带之后这么想着。 

 

深夜的东京少了白天严谨高速的气氛,工作结束后连路灯都像稍稍放松了下来,映在车窗玻璃上有迷离的美,映在堂本剛微红的睡颜上,更是致命的诱惑,堂本光一扭头看着这样一副美丽的画,你这样,我可不能安全驾驶啊。

红灯来得及时,像上天都在催促堂本光一听从自己的心,偷亲一下自己窥探已久的禁果,堂本光一握方向盘的手紧了又松,等到绿灯亮起都没有想好自己到底该不该趁人之危。

再等一个红灯,下一个如果还是红灯我就亲。堂本光一专属摩羯思维这样运转着。

可是不如人意,一路绿灯顺畅。

 

等堂本光一帮堂本剛洗漱好,只是擦了个脸,再抱到床上盖好被子,堂本光一已经满身是汗,累得再起不了别的想法,只趴在床边上,看着堂本剛长长的睫毛,伸手轻轻碰了碰,眯眼睛轻笑出声,真好。

 

-

“kochan,不亲亲我吗?”堂本剛从堂本光一胸口抬起头,水润润的上目线盯得堂本光一口干舌燥,堂本光一伸手搂住他的腰,轻轻捏了捏腰间的软肉,引得堂本剛fufufu得笑。

“只要亲亲吗?”堂本光一低头靠近堂本剛的脖颈,用气声这么说着,白嫩的皮肤立马泛成了淡粉色,早春樱花的颜色。

“唔,还想...fufufu...亲亲。”堂本剛一口咬上了堂本光一的锁骨,用牙齿轻轻磨蹭着,吮出了个吻痕。

“为什么那么想亲亲呢?”堂本光一的手伸进堂本剛宽大的T恤,顺着腰线慢慢向上抚摸,感受指腹下的皮肤微微颤栗。

“因为,”堂本剛稍稍退开身,勾起嘴角,“我爱你啊。”

-

刺眼的阳光让堂本光一忍不住皱着眉头眯着眼,是梦吗?

是梦啊。

他昨晚趴在床边就睡着了。

他看着还在熟睡的堂本剛,圆润的脸埋在淡蓝色的被褥里,头发乱糟糟的,眉眼舒展成好看的样子。

早安。

我的Tsuyo。

 

 

【24】

好香,早饭的香味,堂本剛迷迷糊糊的第一个感觉。接着就听到了门开的声音,沙纪子回来了吗?沙纪子是堂本剛交往了快半年的女朋友,相亲认识的,大他三岁,是个性子很好的人,“sakigo?...做了早饭?”软软的声音带着起床气。

“...saki?你的女朋友吗?”不熟悉的男声响起,声音低哑让人安心。堂本剛惊得睁大了双眼,看着眼前不熟悉的环境和不熟悉的人,“???!”

 

堂本剛顶着一头还翘着的乱发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听着对面那个自己昨晚看上的好看男人用好听的声音说着昨晚发生的事。

“你昨晚喝醉了,抱着我不让我走,我只好把你带回来了。”那人说自己叫堂本光一,语气诚恳无奈,看来是自己昨天晚上麻烦人家了,自己还一点都记不得了,“堂本桑吗?实在对不起啊,我昨晚不知怎么的...”堂本剛低头看着自己粉色的指甲油,态度认真地道歉,完了,一见钟情了一个,当晚就在人家家里过夜了。

“嗯,叫我光一就行了,还有,saki...?”堂本光一的声音有些迟疑,又有些说不清的情绪。

 

“是我的女朋友。”堂本剛歪头笑了笑,却看见堂本光一的笑僵在了脸上。

 

----------------------------------------------------------------

本来打算一发完的

怪我絮絮叨叨

我保证只有上下

可是你们不给我小红心我都没有动力

(死皮赖脸葛优瘫

 

--Kloudia

 

 

 

 

 

 

 

 

 

 

 

评论 ( 6 )
热度 ( 143 )

© 蜜枣馅儿的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