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这就是爱(完)

 起名废。

现实向

一发完。

望宝贝们观文愉快。

---------------------------------------------------

 

堂本光一要结婚了。

新娘是共事已久的女演员,虽然不是大红大紫,但也是一帆风顺,是圈内公认的好性格。

婚礼定在周日,是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堂本光一直直的挺在床上,盯着白色的天花板,明明知道已经到了该出门的时间,可他还在等,等一通电话,像是一个知道自己走不出沙漠的旅者渴求着海市蜃楼。

这个女演员是堂本剛选的,在一个和今天一样带着点冷意的清晨,堂本剛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坐在飘窗上看着外面只有六本木顶层能看到的风景,他回头对着堂本光一浅浅的笑,说koichi是时候该成家了,说他看中了个女演员,性子很好,不温不火,是个聪明人,说等到koichi结婚后他就能放下心了。堂本光一只是背对着他坐在毛绒绒的地毯上面,攥着手柄的手指指尖用力得泛白,用故作轻松地语气说着无所谓。

堂本光一也不知道自己除了无所谓还能说什么,说自己爱的人是他吗?堂本光一自己心里都说不清楚,到底什么是爱,他喜欢和剛坐长沙发时挨得近些,却在仅能容纳两人肩并肩的沙发中向边上挤,甚至不愿两人的衣角交叠。他会在写情歌的时候不自主的想到剛,想到他的笑脸,想到他的爱,却又会立刻把他从脑海里抹去,再刻意搜寻记忆中不甚清晰的与前女友的过往,细细回忆起来,竟还比不上和剛背对背坐在乐屋的沙发上各看各的杂志来得令他心动。他看不见高桥变化巨大的发型,却能发现剛新涂的淡粉色指甲油和修去了一小条的眉毛。

你看,他又满脑子都是堂本剛了,在自己的婚礼当天。

电话铃适宜的响起打断堂本光一独自一人的尴尬,来电显示是一串不带备注的号码,也是堂本光一唯一能背得出来的一串无规律数字,他盯着那串数字盯了几秒,想着那个人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打来的电话,又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思等着自己的接听。

“喂?”

“该出门了,ko,ichi。”

“我...”

“我在这等你。”

...

 堂本光一随便套上件黑色T恤,牛仔裤,给pan准备好粮食就准备出门,却在玄关穿鞋时被pan咬住了衣角,他一把抱起宝贝女儿,把脸埋在pan柔软的毛里,低声问pan想剛爸爸了吗?pan听到剛的名字就呜了一声,像是在责怪自己的剛爸爸怎么不来看自己了。堂本光一放下pan,给她顺了顺毛,咧了咧嘴角,我也想他了。

 

 

等到堂本光一到了酒店门口,就被一群已经翘首等待已久的staff们拥进了间房间,堂本剛果然已经在房间里等待了,他虚靠在窗边一身白色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衬衫领子没有扣上,水晶项链下隐约露出锁骨,笔挺的西装裤衬出他三十代的沉稳,看着堂本光一一身意料之内的随意只是对着旁边衣架上一套黑色西装抬了抬下巴,示意堂本光一赶紧换上。

堂本光一听着身后门关上的声音,staff们出去了,只剩下两个人的房间空气都像掺了蜂蜜一样粘稠,却令堂本光一心跳加速,他张了张嘴,想把自己不太确定的爱意道明,再像以前碰上难题的时候一样询问堂本剛自己该怎么做。只是tsu的音还没发完,堂本剛就已经背过身看着窗外,传达着不愿交流的信息。

堂本光一只好取下衣服进了旁边的小隔间,换西服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以前看见的传说,传说北极因为天寒地冻,一开口说话就结成冰雪,对方听不见,只好回家慢慢烤来听。理科男的思维让当时看到这句话的堂本光一不屑的笑,指给堂本剛看,却得到了一个他那时不理解的笑容。现在再细细想来,只怕是和此刻的自己一样,只恨不生在那个传说的地方,不能把说不出口的踟蹰爱意冻成冰雪,小心翼翼的递给对方,再回家烤着火,想着对方是怎样听自己的心。

 堂本光一刚换好西服,自己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就又被staff们拥着化妆,走流程,不然,他一定能发现自己的白色翻领边金色袖扣的黑色西装和堂本剛的白西装上的黑色缝边银色袖扣有多么得搭,像是有人故意的小心思。

 

堂本光一只在一小段的休息时间内看见了堂本剛一眼,在走廊上对视了一眼,像他们原来一直这样做的,在演唱会的后台,每个拐角,都期待着转个弯就能看见堂本剛,只要看一眼,打个招呼,或许只是擦肩,就能让堂本光一莫名的雀跃。

这一眼让堂本光一想到了,他和堂本剛,是有过的,那天晚上。不知道是谁的指尖先触碰了对方的掌心,不知道是谁的嘴唇先颤抖的亲吻对方的喉结,不知道是谁的舌尖先舔舐过对方的胸口,不知道是谁滚烫的手掌先覆上对方的脊骨,之后的情节那么顺其自然的让人脸红的心动。第二天一早他们还互相亲吻着彼此的嘴唇,还额头顶着额头,鼻尖对着鼻尖得笑着说早安,跟每对热恋的情侣一样,一起做饭,隔着长长的桌子夹对方碗里的肉,吃完饭就坐在毛绒绒的地毯上看电视,打游戏,看书,闲谈,在下午的阳光里嘴唇与嘴唇不带欲望得触碰。

 

那,为什么现在和堂本光一结婚的不是堂本剛呢?

 

堂本光一走在红毯上,看着红毯的尽头盛装的新娘,他有些急切的加快了步伐,却错开新娘牵起了伴郎的手,看着堂本剛的眼睛,与他对视,那双眼睛像盛满红酒的酒杯,轻轻一晃就起涟漪,星星点点的让人甘愿沉醉,他伸手将堂本剛耳边一缕碎发拢回耳后,也不说话,就这么握着堂本剛的手。

午后的阳光透过彩色的玻璃细碎的洒在两人的身上,堂本光一微微前倾,用额头抵住堂本剛的额头,鼻尖对着鼻尖,他们在彼此的眼睛里看见了爱,堂本光一偏了些角度,嘴唇碰上堂本剛的嘴角,他感受到爱人嘴角翘起的弧度,

嗯,可能,这就是爱。

 

----------------------------------------------

在蓄力中长篇

 多半难产

 --无心出岫

评论 ( 15 )
热度 ( 53 )
  1. 锦言蜜枣馅儿的粽子 转载了此文字

© 蜜枣馅儿的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