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OOC】金屋藏花(完)

虽然内容不多,但因为格式问题可能有点长。

 

望各位宝贝们观看愉快。

 

顺便丑女是我,你们都是小可爱w

--------------------------------------------------------------------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墙内一定是位绝代佳人吧。在堂本光一听到了从院内发出的软软的猪哼哼笑后,他做出了这样的结论,连猪哼哼都能这么好听。

 

意外被戳中萌点的堂本光一大仙决定进门去一探究竟。他隐了身形从这家小院的大门口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堂本剛有些诧异的看着那个大摇大摆走进自己别院的花,那朵花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作为一朵花是不应该这么张扬地走在路上的?会被官府抓起来的吧!

 

虽然心里飘过去了一万句的吐槽,但堂本剛还是低着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他实在是想看看这朵天然的花究竟想要干什么。

 

 

堂本光一一进门就看到了那位坐在秋千上的佳人,嗯,皮肤光滑白嫩,眼睛大而有神,嘴唇水润饱满,而且上唇像富士山一样呢,口感一定很不错,感觉会是草莓味的,嗯,连鬓角也很可爱。

 

堂本光一伸出叶子托了托自己的花瓣,使自己看上去自然,优雅,得体,完美。他走进佳人面前的小花圃里,选了一个离佳人最近,视野最好的一块土地扎下了根。

 

 

嗯?居然还扎根了?!这家伙是想在这里长驻了吗!

堂本剛看着那朵美丽却又浑花上下透露出大爷我天下无敌的气质的花优雅地在自己面前扎了根。他又看看周围愣掉的南瓜土豆们,轻咳了一声。四周的南瓜土豆便立马回过神,炸开了锅。

 

“你你你你哪位啊!这样不打招呼就闯入我们剛大人的花圃你要干什么!”

 

“不要以为你长得好看我们就会接受你!妄图肖想我们剛大人的女人都得死!....雌花也不例外!”

 

“别无视我们啊喂!我们可是剛大人的美腿保护协会啊!”

 

......

 

叽叽喳喳的声音一瞬间停止。

 

南瓜土豆们都感受到了来自那朵不知名的花发出的死光。再吵下去会死的吧,南瓜土豆们一致咽了咽口水向后挪了一步,给那位花大人让出了空间。

 

堂本光一心安理得地向外伸了伸根,享受着剛花圃泥土内充足的灵气,本就想长驻的他现在更不想走了。那些吵吵闹闹的丑女们好像说这位佳人叫Tsuyoshi,写作剛吗?美腿保护协会?光一看了看那两条隐在长袍下的腿,更期待以后的生活了。

 

堂本剛觉得自己好像被眼前的花从头到脚的狠狠的打量了,那灼热的视线还在自己的腿上停留了好久。

 

色花。

 

剛清了清嗓子,发出软糯好听的声音:”这位,公子?打算在此长驻吗?“那朵花晃了晃叶子。”那就请多指教了喔!“堂本剛笑吟吟的说,无视了南瓜土豆们震惊的眼神。

 

 

是夜,堂本剛洗好澡,微卷的发梢还向下滴着水。他裹着浴衣走进院子,长长的浴衣只露出剛精致的脚踝,衬着水晶脚链美得令人窒息。

 

皓腕凝霜雪,本是形容手腕的诗。此时的堂本光一只想用它来形容剛的脚踝,有这样美丽脚踝的人的腿...

 

堂本剛向南瓜土豆们道完晚安后看到了那朵一动不动的花,像愣住了的样子。在月光的照射下,本有些红得耀眼的花瓣此时柔和得好看,像红色的天鹅绒绒面般。

 

剛看了看花,看了看南瓜土豆们,看了看南瓜土豆们,又看了看花,他决定将花养在花盆里端进屋去。

 

不是很想让别人看到这美丽的景象啊。

 

堂本光一觉得自己被一双手轻柔地捧起放进精致的花盆里。他近距离看着剛垂下的纤长卷翘的睫毛和浴衣下若隐若现的...沟。

 

光一缩紧了叶子上的每一个气孔。

会喷鼻血的。

花没有鼻血,喷叶汁也不好啊。

 

将花小心地放在桌上,堂本剛手托着下巴咬着小指盯着这朵美丽的花,赤裸裸的视线让花朵无风自颤。

 

”剛。“

 

堂本剛眯着眼睛笑这位终于肯开口的花大爷,声音一如想象中的好听,”嗯?“

 

”我叫光一,姓堂本。“光一用叶子遮住花朵,就像人用手遮住了脸,”你别这么盯着我看...“...这让我想上你。

 

堂本剛软糯的声音带着笑的音调:“也不知道刚才是谁一直盯着我看的。”说着吹灭了灯烛,和衣睡去。

 

 

有传言奈良最大的地主——堂本家,堂本小少爷能听懂植物的语言。

 

传言堂本小少爷在他别院的花圃里种满了奇珍异草。

 

传言堂本小少爷得到了一株花,那异常美丽的花绽开的方向永远向着堂本小少爷,于是坊间的人们都把那株花叫做,

“朝剛花”

 

传言那株朝剛花其实是美丽的花妖,暗恋堂本小少爷。

 

又有传言说是堂本小少爷金屋藏娇,只是对外称作是养了株花。

 

堂本家的南瓜土豆们嘀嘀咕咕的说着坊间的传言,时不时向那朵朝剛花投去疑惑的目光。

 

有个大胆的南瓜顶着茄子和香菜向朝剛花喊话:“你!你是不是暗恋剛大人!”

 

是的是的。堂本光一背着那些南瓜土豆不说话。

 

另一个土豆便附和:“是不是花妖姐姐?暗恋剛大人可以!但剛大人是大家的!”

 

剛是我一个人的。

 

见有南瓜土豆出声,剩下的南瓜土豆也开始吵吵闹闹起来。

 

“剛大人每晚都带着朝剛花去卧房!”

 

怎么你羡慕吗?

 

“那它岂不是见过剛大人睡觉的样子!”

 

对的,你嫉妒吗?

 

“他还能每晚看见剛大人的美腿!我们才见过一次!”

 

不!我一次都没见过!

 

堂本光一一边听着南瓜土豆们的话,一边心里吐槽,还是觉得内心无比的憋闷,剛每晚和自己只是聊聊天说说笑就睡了。而且,睡姿安稳,衣物整齐。

丝毫看不见腿啊!

 

是的,想到和剛同居那么久,一次腿都没有见过,堂本光一就生气,还越想越气!耳边那些丑女们还在嘀咕个不停。

 

“吵死了丑女们,闭嘴!”

 

空气突然安静。

 

然后瞬间爆发“啊!朝剛花声音贼好听啊!”

 

是的,怎样?!

 

"居然是个声音好听的汉子!"

 

才感受到大爷我是男的吗!

 

“听声音就觉得好攻!感觉人形会特别帅!”

 

攻?帅是真的!不过我叫你们丑女你们都没有反应的吗!

 

“从此我就o饭转cp粉了!”

 

嗯...这句听不懂。

 

堂本剛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情景,所有南瓜土豆们的叽叽喳喳一秒停止,齐刷刷看向他,眼神中充斥着八卦的味道,且他感受到一道与众不同的幽怨目光。

 

他一本正经地抱过朝剛花向屋里走去,进门前回头向花圃里的南瓜土豆们抛了个wink,就将那些沸腾的兴奋尖叫关在了门外。

 

 

“你跟她们说话了?”

 

“就说了一句。”

 

“难怪啊,那么兴奋。”

 

堂本剛把堂本光一小心的放在桌子上,自己侧卧在床上看着他。

 

“...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晚”光一用叶子指了指外面夕阳照进来的红光,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不去看那个躺在床上的人。

 

“有点事。”剛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光一,想知道这个人还能忍住多久不化人形。

 

经过那么久的夜夜夜夜的相处,剛倒是把光一的底摸了个干干净净,知道他是花草仙后就一直期待他的人形。

 

会和自己想象中的一样美吧。剛这么想着,不自觉地伸舌头舔了舔下唇。

 

光一整朵花的花瓣都收缩了起来,这个人知不知道自己有多诱惑人,还好现在是花的形态,要是人形怕是就忍不住了。

 

由此开始堂本光一便扯东扯西,分散着剛的注意力,不想自己被剛萌到满草是血。

 

今天的剛很奇怪啊,尽是做一些让自己想流鼻血的事,是因为我刚才跟南瓜土豆们说话吃醋了吗?

 

光一看着与自己聊天扯累了睡着的剛,他趴在床边上,也没盖被子就睡着了。

 

会着凉的。

 

“剛?”

 

“剛?”

 

在确定了剛睡着了之后光一化作人形,扭了扭脖子动了动腿,太久没化人形了,不太适应。

 

堂本光一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上,看着剛圆润挺翘的屁股,感觉鼻子有点痒。

 

他把剛从脚打量到头,精致的脚踝,若隐若现的大腿,挺翘的屁股,完美的腰线,有隐约肌肉线条的手臂,弧度完美的脖子,微微凸起的喉结,圆润的下巴,红润的嘴唇....

 

和水润美丽的眼睛,倒映着自己的身影,传达着诱惑的信息。

 

“忍不住了?看得满意吗?”堂本剛眯着眼睛又舔了舔下唇,好像是对光一的外形非常满意。

 

“你是故意的。”堂本光一哑着嗓子盯着剛。

 

“你把只属于我的东西给别人听到了,这是惩罚。”剛一把扯过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光一,闷声说:“只让你看不让你吃。”

 

堂本光一翻身上床,连着被子抱住堂本剛,

 

“不急,我们还有很久很久慢慢 培 养 感 情 。”

 

“那我要金屋藏花。”

 

 “你是第一个见到我真身的人。”

 

“嗯。”

 

“也是最后一个。”

 

---------------------------------------------------------------------

 近期的脑洞就这样全部发完了。

可能会消停很久。

光一式比心

--无心出岫

 

 

 

 

 

 

 

 

 

 

 

 

 

 

 

 

 

 

 

 

 

评论 ( 10 )
热度 ( 95 )

© 蜜枣馅儿的粽子 | Powered by LOFTER